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7-05-11    阅读:24 次   


  篇一:七夕节
  七夕节,这个古老的节日,不知传了几千年?
  牛郎,披上老牛的皮,载着孩女,追赶织女的离去。原来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在作祟。他们嫉妒着牛郎和织女相亲相爱,男耕女织,和和睦睦,白头偕老。如是,他们动用手中的权力,显示着他们主宰凡间和仙界的武断,派遣仙兵硬是把可怜的织女捆绑上天庭。
  织女奈何不了仙兵们的法力,只得任由捆绑,来不及跟牛郎道别。
  牛郎,合老牛剩余的法力也不甘示弱,拼命追赶,眼看就要追上织女;只见织女脉脉含情,凄凄楚楚,委委婉婉,甚是无可奈何,只怪多情应煞人;恨,王母娘娘,铁石心肠,不生半点怜悯之心;关键时刻,拔银簪向银河一划,顿时狂风大浪,波涛汹涌,隔断牛郎与织女。
  牛郎,肩担孩女,愣在银河岸边。凝眸长望泛滥银河亘古不变的尽头,愿能在波涛汹涌的缝隙里找寻织女的影子。无奈,波涛模糊了牛郎的双眼,迷失了织女的身影,看不到织女身在何处?
  织女,泪滴滴转,心陈陈碎,奈何不了玉皇大帝听信王母娘娘的谗言。以那天界的律令,束缚着织女自由,抹煞织女与牛郎偕老。
  织女,不威天界律令,依然要与牛郎偕老;不威仙界天条,仍然要与牛郎偕老;不威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及众姐妹苦苦劝诫,定然要与牛郎偕老。
  牛郎,不管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仍旧肩担孩女立在银河边。遥望浪海翻天的银河尽头,乞求着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心生怜悯,把他心爱的女人——织女还给他,成就有情人终成眷属。
  终于,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拗不过这对仙凡结合的有情人,略开一点恩惠,允许他们在七月七日相会。而银河大浪滔天,此刻的牛郎和织女都无法逾越天堑鸿沟。
  一年只有一个七月七日,错过了又要再等一年。一年又是三百多天,三百多天难熬的日日夜夜。怎奈何?难道就这样白白的错过……延误相会。
  有情人终成眷属,牛郎、织女的爱,感天动地。被善解人意勤快的喜鹊知道了,她们口衔树枝,飞向银河。用短短的时间,搭起一座鹊桥。一座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不离不弃、死也不分离、忠坚相爱的爱桥,所于牛浪、织女相会的爱桥。
  牛郎、织女如约在鹊桥上相会,互诉衷肠,各道离别之苦。咬耳细语,软软情话,如春风沐浴。海誓山盟,今生今世只爱彼此。千古佳话,牛郎只爱织女,织女只爱牛郎。可恨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只容许短短一年中七月七日这一天,才能相会。而这短短的七月七日的时光太匆匆,转瞬即逝,黄昏降临,不得不且走且下鹊桥;挥泪道别,泪眼模糊,甚是奈何?珍惜此刻相会,又盼明年鹊桥相聚。
  牛郎、织女的传说从远古的隧道里走来,或许从那幽蓝神秘的天空随白云飘来,亘古不变的流传。演变成了七夕乞巧——情人节。
  翻开远古的传承,东晋《西京杂记》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具习之”。从那时起,就有了七月七日这个古老的七夕乞巧了。
  每年的七月七日夜,年轻貌美的姑娘们,穿上漂亮的衣服,摆上七月的瓜果,祭拜夜空;乞求织女能赠予她们聪慧的心灵和灵巧的双手,让自己的针织娴熟,更能乞求自己的婚姻姻缘巧配。
  一代一代的传承,一代一代的演变,将牛郎、织女演变成了神话。披上神话面纱的牛郎织女,使得信男奉女们情窦初开,相约如七夕。
  七夕节已到,今天不再是七夕乞巧,更多的是相爱的男男女女相约前来;今天,社会的图腾,已不用少女们去当织女了,自然就不用七夕乞巧灵巧的双手;只要忠坚的爱情,如子之手,与子偕老。
  七夕节到了,愿天下有情人,在凡间的鹊桥上相会、相爱,终成眷栖。
  
  篇二:又是一年七夕节

  提起七夕,我总是记得那么清楚,倒不是因为哪次难忘的经历,而是和我玩的最要好的发小七夕前一天生日,而我也少不了发个短信问候一下,有时顺便调侃几句七夕咋过,她也总是敷衍几句就这么过去了。(中国散文网  www.atfreeware.com)
  印象中,不对,是确切的说,从十六岁的雨季到如今的二十二岁正青春,六年的花样年华中我以刮彩票般的淘汰率错过了六次浪漫的七夕节,虽然不知道六次是不是都能用浪漫来修饰。其实我并没有特别期待过七夕节,一年最多三百六十六天,按照人们所崇尚的平等,客观的说每天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对有的人来说,为了意识层面上的满足感,对某一天加上特殊的含义,只是充当了生活的调味剂而已。知道了节日的本质,我也就不会像其他妙龄少女那么盼望,那么精致打扮,那么精心安排。这样来说,像我这样看的透的人,惊喜点就越高,能带给惊喜的人就越少吧。离感性越远,离知性越近,不知道我是不是‘初老’了?
  回头想想,其实未必我就能Hold住惊喜,毕竟谁能确定没有发生的事情呢。对于惊喜点,当然不是物质上的衡量,令知性女子动容的无非是一支能书写情感的钢笔、一张陈旧的值得回味的CD、一封真情流露的信、哪怕是他亲自做的一顿饭……其实对于我来说,重要的不是惊喜是什么,重要的是带给我惊喜的那个人。
  此时,我知道有人又该说我单纯乌托邦了;有人又该拿面包和爱情出来让我选了;有人又该给‘那个人’打上标签了,人品、外形、距离等,好像我们这群女孩都要和相同条件的人在一起;有人又该用手比划海量的例子,仿佛铁一般事实中的人就在我身边,时刻警醒着我一般……
  好吧,我承认自己又天真了,只是那个能带给我惊喜、包容我天真的他,应该正坚定地向我走来了吧!
  
  篇三:在七夕节那天我和她走丢了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着一块柔软,轻易不能够让人触碰,因为一触就会痛,而不论这个人在别人的眼中是快乐或者落寞。也许强颜快乐的背后有着晶莹的东西在缓缓滑落。所有的一切都与处境无关,有的只是心中的柔软。在一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想,也许应该整理自己的情绪,写下自己的心境,来祭奠自己渐行渐远的爱情。
  她,是一个善良得让人心疼的女孩子,聪明,反应快,内心丰富,生活给了她很多快乐,也给了她很多的忧愁离落。她在外人的眼中始终都是快乐果敢决断有担当的孩子,但是,只有走进她的内心才会发现,也许她也需要那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在她内心彷徨的时候能够有个歇息的角落,像猫一样偎着去梦中重组自己的哀伤和心痛,拼成一个精致的忧伤之梦。
  2011年10月28日,阴差阳错,我认识了她,她也认识了我。
  在由东向西的两千多里旅程中,记载了我们相识过程的欢笑和快乐的歌声。那时的我们就像傻傻的小孩子一样,眼中有着迷离的期盼。
  在车上,喧闹声中,我们彼此开始关注,我注意到坐我斜对面有个小女孩子,安静地坐着,偶尔望望窗外,更多地是微笑地看着大家热烈地东拉西扯天南海北地闲聊侃大山,有时也会参与进来,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安静。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在玩扑克,几个人一起斗地主打升级,因为她可能很少玩,所以一会儿就被更娴熟的人顶替了,而且她也乐得如此,在一旁安静地观看。车上的人鱼龙混杂,有时候传来的粗俗玩笑和对话会让她眉宇间有着些许的不快,但是都是一闪而过,让人无从察觉。
  我比较喜欢安静,而且牌局也有足够的人在参与了,所以两个比较安静的人,或者说看起来比较安静的两个人有了更多的默契。我看着书,有时候会抬头看看她,更多地是偷偷瞄她一眼,然后迅速地闪开。不过不期而遇的目光对视也会发生,这时候她会坦然地一笑,然后从容地转过头或者低头玩她的手机,我则强自按捺心跳如鼓的情绪假装把目光继续停留在书上。
  时间依然不紧不慢地向前推进,然后,她快要下车了。车上一起玩的几个年轻人都一起送她下车,帮她搬行李。火车在那个小站上停留的时间比较短,大概也就仅仅够让人挪着行李离开火车而已,毕竟对于火车的漫长旅途而言,这只是一个小站,但是鬼使神差地,也许这个女孩子上辈子给我留过印记,我不顾马上就要启程的火车,疯狂地跑下长长的一段楼梯,沿着漫长的通道追了上去,全然不管催促乘客火车启动的汽笛声。我赶上了她,一把把自己手上戴着的一串手链塞到了她的包里,然后转身就沿着来路狂奔,此时火车已经快要准备关门了,我边跑边回头看了她一眼,正好对上她的眼神。于是,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上帝之手在那一刻把我们串在了一起。这以后,我们时常发简讯,聊天记录有137页,再然后,电话联系多了起来,但是更多的是,她和朋友们一起去玩喝酒,然后打电话过来,后来她告诉我,酒精能够给她更多的勇气。
  期间,一次,一个陌生的号加我,并且和我聊天,此时我的状况感到了压力,于是和这个好友聊了很多,因为不认识彼此,所以说了很多担忧和不安的情况。当天晚上打电话过去,那边就是不接电话。我还是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第二天,那个告诉了我:原来这个的主人就是她。我立即预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这段对话,我想,应该很多话语都会伤害到她。
  那几天,应该大家都很难过。此时的状况已经到了极坏的边缘。我想,也许我应该做些什么,当面给她一个解释。
  当天已经很晚了,我还是到了她那边,她也热情地接待了这位风尘仆仆匆忙的闯入者。
  这件事看似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但是留给她的伤痕却悄悄地留了下来。
  再以后,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我会经常过去看看她,待一小段时间。我在这个过程中也学会了做饭,现在的做饭技术已经很不错了,因为她吃饭比较挑,这也促成我做饭的手艺突飞猛进,我不想我做的饭没人愿意吃,嘿嘿。我记得第一次做的饭她都吃不下,现在做的饭她也会给出赞扬。
  以后也许不会有她一边玩一边吃我做的饭的场景了。
  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彼此的习惯都暴露出来了,她对规则特别注重,鞋子换下来必须立即放在指定的地方,用过的东西必须放回原位等等,经常受到她的批评,我也尽力在改,我知道这些事情我都做得不够好。但是,有时候我也确实对她不断地批评很恼火,难道不可以用委婉一点的方式吗,非得用那么强硬的态度吗……于是,性格的矛盾慢慢地浮现出来,并且在一次次的对抗中不断地加剧……这让我们的心开始有了隔膜。
  当然还有另外的事情也不断地敲打着现实。突然出现莫名其妙的健康状况、家庭的态度都使这份感情犹如风雨飘摇中的小舟。另一个痴心的人也在考验身处影子中我的那份内心的被动处境,伤痛撕裂着血淋漓的心脏。
  终于,在一次次的压抑和不耐烦中,我们彼此都知道也许到了不得已的状况了。
  我现在都相信,我们都是冷静得可怕的人,而且都是极度自尊的人,在最后都能够握手,甚至彼此打闹开玩笑。完全没有其他人所出现的恶语相向和冷漠,因为也许彼此都觉得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就是一种极难得的缘分,至少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微笑着,一起并肩走出门口,彼此坐上不同的计程车,然后眼神述说着再见。
  即便现在,我仍然认为,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
  也许我们是在错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那么安静下来,让时间的转盘转到对的时候。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02998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