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7-07-21    阅读:357 次   


  篇一:家乡记忆
  一直想写点有关家乡的话题,在外生活多年,离开家乡的时间越长,对家乡的感情越深,想写的欲望就越强烈。
  我是98年9月离开家乡湖北松滋。2005年来柳城县工作一直到现在。从98年到现在已整10年,10年不算短也不算长,在人生的长河中不过一瞬间。但这10年,是我得以成长的10年,是我从一个又一个新起点出发走向未来的10年,同时这10年也足以让我对家乡的记忆变得模糊,从清晰到模糊,从模糊到清晰,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记忆大都如此,模糊的记忆反而清晰。在家乡,我度过了我的童年、少年时代,一路走过。在我回首这段生活的时候,有太多太多值得记忆的地方,我把它写下来,算是对自己的一次自省,也是一种关于心灵的记忆,为我的明天领航。
  我是98年9月离家去的桂林,是我父亲送我去的,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开家乡。早上起的很早,要赶早班车到一个镇去座火车,那是个下雨天,走的时候去和爷爷奶奶告别,不知道说什么,“婆婆,姥姥,我走了,您们要注意身体,知道吧!”爷爷眼里的泪水让我不能正视,我怕自己会伤心,转头就走了,这是我第一离开家。此后多年的惯例,爷爷奶奶就这样默默地目送我离开,我的话语也是一样,没有变化,没有刻意去说什么,只是流泪,离开生长的土地本身就是一种痛,再多的言语都无益。家里的成员也是一样,叔叔们离家,弟弟妹妹们离家,爷爷奶奶都是这样含泪目送,这样的目送在2006年春天因爷爷去世而终结。本来是打算过完06年在07年新年的时候结婚的,但爷爷没有看到我们结婚就离开了,07年新年在家举办了浓重的婚礼,带着爱人给爷爷上香磕头,爷爷他老人家泉下有知,也会为我高兴的。每每想起我都热泪盈眶,不知道怎样表达心中的感受,只是痛,锥心的痛。记忆本身就是一种痛,没有痛的记忆是空白的。
  父母都是农民,他们有勤劳的双手,是他们养育了我,在他们的培养下健康成长。但是人长大了就要找一个适合他们的环境生存,就这样,98年,成为一个永恒,在这一年,我离开了,走出了自己的家,那个装满我童年梦想和青春理想的家,满怀希望与憧憬毅然前行。虽说不是什么悲壮的事情,但是难舍之情是无语表述的,前面路漫漫,不知道将来魂归何处,总有激动与惆怅。父亲送我,把我托付给叔,没有太多语言,他不善于表达,但对我的关切之心表露无疑,没有那一个做父母的不爱自己的子女的。我庆幸,我生在了一个充满爱的环境里,爷爷奶奶、父亲叔叔们都爱我,他们都了我全部的爱,使我健康快乐成长,使我的成长始终与爱相随。这也使得我对生活、对人生始终充满自信,始终相信人性是善良的,是美丽的。
  父亲坚持每次都送我,在桂林读书的几年里,他都送我上火车,目送火车离开,然后一个人默默地回家。有好几次我偷偷见他擦眼泪,我也流泪,想着年过半百的父亲母亲,想着他们那无助的身影,想着他们在家里面对四面墙壁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想着他们那种孤独寂寞的背影,我心里隐隐作痛。电视剧里车站离别的情景似乎是那样的依依不舍,但没有真正经历过这种离别的人是不会明白在那一刻的心情的。(中国散文网 www.atfreeware.com)
  后来火车改了时间和停靠的地点,父亲就不再送我了,但是我走的时候他们帮我收拾着收拾那的情景依然每年都在上演,他们把家里能带给我东西都拿给我,大包小包的装得满满的,生怕我离家了吃不好睡不香,时时牵挂着我。与此对照的是他们越来越老去,他们心理承受的能力在减弱,他们坚强的外表掩饰不住内心的寂寞和离别的不安。
  10年,对我来讲不算长,因为年轻;但对他们来讲,这是一个足以让他们衰老的时间,真正心理上的衰老远远比年龄上的衰老更可怕。这次父母来我这里,我看到了他们的开心,他们离开时的痛,我是哭着送走他们的,他们也哭,我们在车站等车到站,我没有等到车就离开了,我怕我陪他们继续等下去他们更伤心,会哭的更大声。
  他们已经衰老,他们需要我在他们身边,需要亲人,这是一种痛,内心深处莫名的痛,无法表达但确实存在的痛。他们渴望抱孙子,在精神上有个寄托,在心理上得到慰藉。他们的要求不过分,过分的是我们,没有满足他们的愿望。
  很多人以为我家在桂林,也有人问我的家在哪里?我每次都解释,是湖北松滋,属于荆州地区,是当年刘备曾以此为据点而鼎定三分天下的地方。那里是个美丽的地方,山清水秀,四季分明,五谷丰登,历来就是有名的鱼米之乡。家的后面就是长江,顺江而下就是洞庭湖,岳阳楼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长江这条孕育千万生命的母亲河,也孕育了我的生命。
  春去冬来,冰天雪地,“北国风光,万里雪飘”,描写的就是家乡下雪的情景。雪历来为我们所喜欢,一来瑞雪兆丰年,来年有好收成;最主要的是我们能够堆雪人,打雪仗,许多的小孩子在一起玩耍,没有年龄上的差异,大家都三五成群的相互进攻,摔交,滑雪,有的甚至用家里的脸盆当滑雪板,玩得不亦乐乎。雪每年都下,但大雪不是每年都有的,在我的记忆里下过几次很大的雪,湖面结着厚厚的冰,人们在湖面上自由滑翔,似燕子一样飞来飞去。在我上初中一年级那年下大雪,雪是下午下的,学校临时决定放假,我和邻居同学一起回家,走了好久很晚才到家。一路上大雪纷飞,如同白昼,大地一片光亮,我们有说有笑,打打闹闹踏雪回家,那次的情形在我脑海里久久不能忘怀。
  我喜欢《梦驼铃》这首歌。“攀登高峰望故乡,黄沙万里长”,我的家乡没有黄沙,但是它有长江,我们的母亲河,它绵延数千里,我是在长江边长大的,我热爱我的家乡,对家乡有着特殊的感情。这10年,每年都回家过年,每次过节我都会打电话回家,向他们问好,报平安。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正如歌曲所说的那样“黄沙吹老了岁月,吹不走我的思念……曾经多少个今夜,梦回秦关”,对家乡的记忆是深刻的,不管我身在何处,那里始终是我的家,是我的根所在。
  家乡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就是生命的开始。她赋予我们原始的生命力,给了我们成长的动力和源泉,伴随我们一路走过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留下生命中最美丽的色彩。儿时的玩伴已长大成人,娶妻生子;长江之水,涨涨落落,辉映四季变换;门前的小树,早已成材,又多了几个鸟窝;燕子依旧,冬去春来。当年我亲手种下的釉子树,现在已经结上了厚实的果实,在菜园里种下的喇叭花、指甲花、扁竹花每年依然,花开花落……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四季交替,日月轮回,不变的是长江、四季的景色,变的是我们的年轮,我们的心。
  我们成人了,离开了,使得我们对她的记忆模糊了,似乎离我们远去了。但当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首我们的这段美丽的时候,在我们心灵深处我们都会感受到震撼、亲切、悸动,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就是对家乡的感觉,对那个生我养我的土地的感觉。家乡永远都是这样的亲切,记忆永远都是这样的美好。
  从桂林到柳城,这一路走来就是10年。10年中我结了婚,在这里有了工作,有了房子,户口的迁移使得我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柳城人。从这个意义上讲,从此我们的另一条根就定在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从我们的下一代开始,他们的根就不再是湖北而应该是柳城了。不过我会让他们永远记住,他的祖先,他的祖辈、父辈,这些人的根在湖北,他也应该算是湖北人。
  我们会有下一代,但我不知道我们的下一代是否也会像我们这样对家乡充满感情,社会的大融合打破了地域的界限,迁移变得越来越频繁,我们的下一代还不知道今后会怎样,走向哪里,生活在哪里,但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告诉他,时刻不要忘记自己的根在那里,不要忘记生你养你的土地和亲人。
  记忆是幸福,回忆是洗礼,回忆使记忆深刻,将心灵洗涤。我们要记忆的实在太多了,我把这些记忆碎片整理出来,写下一些自己觉得值得珍藏的,值得用一生去体会的一些记忆,在未来的日子里用心去品尝……
  
  篇二:家乡的那些记忆
  我对家乡的记忆有些是熟悉的,熟悉的如同自家的锅碗瓢盆,它们蹲在房间哪个角落,闭着眼也能找着。我对家乡的记忆有些又是模糊的,好多事,好多人,都记不真切了。每当面对乡人的询问,可记得这,记得那时,我只有面带微笑,点着头,心中却是一片茫然。家乡的记忆是难以割舍的。心中时不时,总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愫,像春夜雨后的梨花盛开,像夏夜月下的潮汐,像秋夜草虫的吟唱,像冬夜大雪纷飞后所带来的一片洁白。
  我的老家在浙江东阳市的一个小村落。我三岁前,就在哪度过的。幼时深刻的记忆,就是在去老家的路上,要过一条河,桥面很窄,是木制的吧。父亲推着一辆木制独轮小车,记得轮子也是木制的。我坐在上面。小车走起来,车轴会发出咿呀声,车走在桥上,桥面就会轻微的晃动,桥下的河水是湍急的。心中害怕,就紧紧依偎,小手死死抓住推车。心中的想法就是赶快走过这段危险的路程。我已不记清我父亲当时的面部表情。我揣度,他应该比我更紧张吧。
  我的奶奶,活了九十多岁,如果算闰年闰月,加起来,要超出100岁。我印象中的奶奶,个不高,很瘦,穿着一直很朴素,就是后来条件好了,给她买了新衣也舍不得穿,总穿自己缝制的衣服。她有一双小脚,我小时总喜欢,在她盘腿坐在床上,纳鞋底时,捏着她的小脚玩。奶奶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喂猪,喂鸡,生灶火,操持一家人的早饭。记忆中,从小到中学毕业,我就没买过鞋子,哪一双双布鞋陪伴着我度过懵懂少年时期。现在的我想起奶奶纳鞋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纳鞋是很费时费工的一件很小,很琐碎,也是很辛苦的事。先要找一块约一平米的平整案板,上放一块硬纸板,纸上先刷上一层薄薄的自制浆糊,再把一块块碎布,布条等边角余料,粘在上面,不留缝隙,拼成整齐的一大块,再放到太阳下暴晒,干透。然后再刷第二层,反复操作,最后制成约一厘米厚的底料。天气晴好的话,仅做这件事就要费时三天左右。第二步,较容易,就是按脚的大小,用纸剪出样板,再用样板纸在底料上剪下一块毛料。我当时小,第一次制样底时,还很配合,穿着袜子,踩在纸上,让奶奶用铅笔之类的,把脚的轮廓画在纸上。后来,再要我做时,我就顽皮的笑着到处跑,围着小屋转,急的奶奶手拿着纸,踩着一双小脚,边追,边嘴里说着“绳趁,绳趁”(方言,小坏蛋)。我却偷偷笑,看她追不上我的样子。第三步,却是最辛苦,最费时了。每晚吃完饭,天黑了,奶奶在昏暗的油灯下,手指上套上铜环之类的顶针,一针一针的纳鞋底,鞋底硬了,就用牙齿咬着针头,使劲的往外拔。有时,我半夜睡得迷迷瞪瞪的,被尿憋醒,还会看见奶奶在昏暗的油灯下纳着鞋底。现在回忆起来,心里还有点噎噎的,奶奶已经过世多年了。
  回老家时,听我叔叔曾讲起我的曾祖父,我父亲是从不曾对我讲这些的。我的曾祖父有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也是地道的农民,勤劳而又坚韧。据说我们家境,自他起才慢慢好转的。当时的他从几千里之外的福建,用双肩挑着担子,挑回私盐,进行贩卖。难以想象那种艰辛,一路所遇到的困苦,孤独。双肩所承受的重量。一双脚是怎么在丈量着来去路程的尺寸。泥路,高山,风雨,寒冷,都没挡住他那一颗执着的爱。一担担,挑出了后人的幸福。我的父亲也得益于家境的好转,才有了书念,后来又上了大学。我的叔叔自小聪明,是当时村里最好的木工。东阳的木雕可是全国闻名的。
  那一年春节回老家省亲,有幸看到了舞板凳龙。舞板凳龙是浙江地区特有的民俗。元宵节哪天,村里的广场上,来了一群小伙子,手里拿着带四脚的长条凳。头上扎着白色毛巾,上身赤裸,穿着白色的长裤,裤脚用绳扎紧,腰间扎一条红腰带。看上去煞是精神,干净利索。村民们,在广场四周围成一圈,舞龙者在场中央表演。领头者的板凳上扎着一个龙头,随着音乐的节奏,在龙头的带领下,舞起来。可别小看了这简陋的舞龙。我觉得,这才是最美的舞龙。我们平常所看到的舞龙,龙是用布类制品做成的,首位是相连的,外表画着一条龙,每个舞龙者,手里拿着个木棍,举起长龙后,随着前面的舞者摆动,呼应下就可以,只要你的力气足够,谁都可以做到,可以说,中间部位滥竽充数都可以,不需要专门的训练。可板凳龙却不行,因为,他们都是单一的,自由的,每个人手里拿条长凳,首位并不相连,每个舞者在舞动时,必须精力集中,跟着前方舞者的动作,做出最完美的呼应,才能达到整体的统一。每个个体虽是自由的,但是在整体面前,你又必须是统一的。如何做到个体与整体的完美统一,我觉得舞板凳龙就是最好的体现。浙江的经济迅猛发展,我想也许与这种民间的习俗有关吧。舞到高潮,表演者的皮肤上,会泌出细细的汗珠,一粒粒,晶莹透亮。巨大的灯光照射下,棕色的皮肤闪闪发亮,一种健康的力与美的完美结合,展现在你的面前。此时鞭炮声响起,舞者却更兴奋,更有力的舞动,尽情挥洒,浑不知疲累。
  念起老家的好吃,不用说,最出名的就是火腿了。那种浓郁的,醇厚的味道回味无穷。火腿不能单吃,因为是腌制品。我喜欢的吃法,一种就是清蒸,把火腿切成薄薄的片片,与豆腐一起上笼蒸10分钟左右,出笼。一股浓郁的醇香扑鼻而来。撒上青葱,豆腐晶莹剔透似白玉,青葱似翡翠般碧绿,火腿的暗红色却似红宝石般,凝重。吃到口里美味无比。还有一种吃法,就是与鸡,鸭,甲鱼等一起蒸着吃,也是令人赞不绝口。取一只新鲜的宰杀鸭,洗净,剁块,火腿切成小方块,一起放入砂锅,倒入少许家乡自酿的糯米酒。在炉上置上一只铁锅,国内放上几块平整的石块,把砂锅放在石块上,铁锅与砂锅间不用放水,点上火,利用铁锅的热气,慢慢透过砂锅,把鸭肉焖熟。当然,锅内能放几块新鲜的竹笋更是美味无比。当把砂锅端上桌面,掀开锅盖,顿时一股浓浓的清香溢满房间。锅内的汤面呈现一层黄澄澄的金色。
  还有一种不得不说就是家乡的小吃,火烧酥饼。具体做法就不知了,小小的酥饼,如鸡蛋般大小圆形。陷的主料就是梅干菜,里面掺杂点猪油渣,饼子如有千层,酥软可口,梅菜甘甜咸鲜。山货里,还有山核桃也非常美味。不过市面上正宗的要卖到100多元一斤,便宜的几十元一斤的一定是假货。一种类似山核桃的果子,皮厚,果仁也没山核桃好吃。
  提起梅干菜,却不得不说几句了。最好吃的,要数芥菜做的了。又称乌干菜,清时,曾是贡品之一。乌干莱早在《越中便览》中就有记述:"乌干菜有芥菜干、油菜干、白菜干之别。芥菜味鲜,油菜性平,白菜质嫩,用以烹鸭、烧肉别有风味,绍兴居民十九自制。
  鲁迅先生就非常喜欢吃,据说,他写的书信中,就提到过梅干菜,说起他的孩子们都很喜欢吃。
  说起梅干菜,还有这样一个传说,从前有一位聪明伶俐的姑娘叫培红,因家境清贫,从小在一家姓张的财主家当丫头。这个张姓财主很刻薄,给丫头和长工吃得都是黄菜烂叶。培红暗地里将菜叶用盐加以腌制,果然使菜味道鲜美。有一天,被财主发现了。财主感到很奇怪,拿来一尝,滋味固然不同寻常,就要培红立即给他做一碗送去。培红就用没有腌制过的烂菜烧了一大碗送到财主桌上,财主一尝,又苦又咸,顿时怒气冲天,破口大骂,并拿起那碗烂菜朝培红头上砸去,培红躲避不及,碗正打在太阳穴上,流血身亡。长工们闻讯后怒不可遏,一拥而上,把财主打死了。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培红,就把这种腌菜称作培红菜。腌制霉干菜的芥菜,也有叫雪里蕻菜。
  今年清明,我又一次回到了久别的老家,去祭奠已故去的先人。一路行来,幼时所见的,曾让我心惊的木桥早已不见踪影,一座座高大,牢固的石桥坐立河上,汽车行驶在上,平稳,舒适。家里几个堂弟都已各自建起了三层的楼房。我又去了一趟老屋,看着熟悉的老屋,里面堆放的各种农具,已铺满了厚厚的灰尘,木制的板房,显得阴暗,走在楼梯上,会发出嘎嘎的响声,我打着手电筒,看着眼前出现的一切,感到如此的亲切,勾起我童年的追忆。
  现在农村生活好了,家里的叔叔、婶婶,每月都有生活费可拿,村旁还建起了木雕厂,为村民提供了就业渠道。每家每户现在不让养猪,养鸡,房前屋后干净整洁,一个新兴的农村正在行成。
  晚饭时,一家人围了一大桌,桌上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还有一道我最喜欢吃的火腿炖鸭,火腿的浓郁,醇厚的香气溢满房间。喝的是自酿的黄酒,黄酒入口,像一道暖流,流遍全身。渐渐酡红,浮上脸庞。谈笑间,人人脸上装满笑容,一种发自内心的甜蜜。
  第二天,一家人带上祭品和纸钱,前往墓地,去祭奠先祖,没有他们的辛勤劳作,也没有我们现在的生活吧。他们和广大的,千千万万的,祖祖辈辈的先人们一样,质朴、善良。在这块古老而神圣的土地上,辛苦,勤恳,默默地耕作,不求任何回报,只为后代能过上好的日子。作为后人,我想我们只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烧点纸钱,寄托我们的哀思,追怀我们的思念,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篇三:家乡的记忆
  除了过年,很少回家乡了,家乡已经变了模样,与童年的记忆相比,大不一样,有了水泥路,有了楼房,多了喧杂,多了浮躁;少了纯净的空气,和自然天人和一的朴实。这些变化不知该为家乡悲哀,还是为家乡庆幸,总之记忆的家乡已在心里沦落,现在的模样已经找不到记忆中丝毫的影子。
  家乡位于赣中的一个小镇,亚热带季风气侯,春暖,夏热,秋凉,冬冷四季分明。有山有水,典型的鱼米之乡,小镇的四周都是农田,农田的边缘是小山,两条小河在小镇的两边静静流淌,在小镇的东南方向汇合。记得小时候,很喜欢站在家乡的小山头眺望小镇,特别是春夏之交的时候,哪种景色美不胜收,小镇被掩映在绿色的海洋中,与小镇的青砖红瓦相互映衬,小镇四周偶有果树或菜地的花儿正开着,就象给小镇化了点淡妆,让小镇更显妩媚,亮丽,和谐。两条小河就象两条银蛇在小镇两边舞动,让小镇充满着动感。
  忆家乡儿时的景物,最让人忆得是樟树,小镇的樟树在我记忆中到处都是,就拿我们村来说,少说也有几十棵,上百年的樟树就有十来棵,我记得在离我家20来米的地方就有一棵,应有几百年的树龄,要四五个成年人才能合抱,很多树根很多露在外面,沿着树身延伸到周围十多米远,成了人们纳凉休息,小孩玩耍的好地方。现在这些樟树已难觅踪影,就连樟树苗也难以见到,取而代之的,或建起了房子,或整为平地。
  还有就是村子后面山上的一片满山的板栗林,让童年充满着欢乐的地方,小时很少有水果吃,那片板栗林就成了儿时伙伴的乐园,每到农历六、七月间(其实果实还没有成熟)伙伴大部分时间就在哪片林子渡过的。可惜的是哪片板栗树到农村单干时已被大队砍的一干二净,现在偶尔可见由原老根长起的树苗已难以成片成林了,似乎在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此小镇已不是彼小镇,记忆中的小镇已一去不复返了。此是今非,常言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发展的代价,就一定要将前人的东西毁灭吗?就一定要牺牲环境,牺牲资源为代价吗?这种只顾眼前利益,不顾子孙后代,只注重索取,不注重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发展,是难以为续的。这种发展,不要也罢。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19518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