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7-08-18    阅读:32 次   
作者:红小兵

  第二十四章:峥嵘岁月情谊遒 风华正茂不知愁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这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1918年因与萧瑜和蔡和森组织新民学会,1925年秋,被湖南省长赵恒惕再次通缉。毛主席被迫离开长沙去广州,这首词大概是离长沙时所作。当然,时间点儿是否准确,不敢妄下断言。
  
  话说,王家宝考入佳木斯经济管理学院的第一个假期,他的内心既有毛主席当时离开长沙的惆怅与豪气,又有进入大学的喜悦和家庭经济困局的无奈。但是,王家宝高中读两年考上高中的事实,依然振奋着幸福农场的人们,激励着他初高中的同学。昨天刚到家时,他还沉浸在父亲和妹妹重负荷劳动的悲伤之中,随之而来,他郁闷的情绪被同学们的到访冲淡了。第二天,费剑峰一大早就进了门,与家宝二人拥抱在一起,随后亲切地交谈了起来。
  
  面对多年的挚友,王家宝滔滔不绝地谈起了自己进入大学来的一系列事情,尤其谈到大学军训和英雄救美的过程,令费剑峰羡慕和感叹不已。王家宝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好朋友费剑峰,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独生子,他父母体弱多病,也能与自己一起读高中、考大学。于是,王家宝开导地说:“剑峰,你不用羡慕大学生,你的大学比我的宽阔!”
  
  虽然王家宝的话语有调侃的味道,但是费剑锋没有丝毫不高兴,反而玩笑地说:“嗯!——我现在上的是家里蹲大学,修理地球系,锅碗瓢盆班。”
  
  这一暗语似的对答,二人同时会心地大笑起来。依偎在他们中间小家根儿天真地问:“大哥,家里蹲大学有没有你的大学好?”
  
  这一句问话使他们笑的更厉害啦,四只眼睛都笑出了眼泪。小家根儿看见两个哥哥大笑,自己也糊里糊涂地跟着笑。
  
  稍微平静了一会儿,王家宝向好朋友搬出他幼稚的理论。他告诉费剑锋,现在的大学也不都是一方净土,也有他们接受不了的事实。紧接着,王家宝把自己竞选学生会干部闫红拉票,考试挂科给老师送礼,个别极端女生为了考试不挂科与男老师有染等新闻,一股脑地到给好朋友。他还强调,现在是市场经济建设高潮,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竞争意识,没有竞争就没有一切。他拿自己竞选学生会干部当论据,论说了现在社会竞争的重要性。但是,王家宝没好意思说与闫红恋爱,在校外开房的事情。费剑锋听了王家宝的讲述,感到特别吃惊。他没想到大学校园竟然这么疯狂,自己没上大学的遗憾似乎没有那么迫切啦。这两个涉世未深的青年人,由于成长环境和一直以来的碰壁,导致他们违反了唯物辩证特殊与一般的规律。这也可能是贫寒家庭出身的人的共有感受,对他们未来发展是一种不利因素。
  
  这一对好朋友无论怎样议论和看待问题,他们都知道要面对现实。王家宝认真地问:“剑峰,从现在发展的趋势看,考大学已经不是农村孩子唯一的出路;你现在除了种地还要找一些挣钱的道儿,这才是长远的路子。”
  
  王家宝一番高谈阔论,使费剑峰思想开阔了许多;加上自己这两年打快的拳儿做小买卖,也使他增长了不少社会见识。看看周围的人们,看看周围发生的事情,他觉得好朋友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正当二人不着边际地侃天侃地的时候,闫晓勇、谢可欣、幺明月、东方英才、周大山、侯来俊一帮子拎着大包小袋进了屋。王家宝惊喜地急忙站进来迎接,并一一向剑峰介绍,费剑峰边与男同学握手边寒暄,与女同学点头示意。费剑锋还幽默地说:“我和家宝是亲同学,你们和家宝亲同学,咱们就是亲叔伯同学。”
  
  一句幽默的话语把这帮子年轻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这就是同龄人的特质,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能找到共同的话题。
  
  王家宝看倒大多数同学们都拿的瓶酒、罐头和蛋糕,唯有谢可欣拎来很多熟食和青菜。在我国寒冷的北方农村,冬天是很难吃到青菜,基本都是土豆、白菜、酸菜。像王家宝这样的家庭,根本见不到肉星和青菜的影子。
  
  这些人的到来,把十多平米的堂屋地塞了满满登登。来看王家宝的这些同学,在厄尔古纳农场住的都是取暖楼,室内温度都达到二十八九度,他们在家只穿着内衣或睡衣。可王家宝他们家是小土房,又缺修缮,这气温零下二十七八度的冬季,室内温度也就十度左右。只有热乎乎的火炕,才能让人感到无比的温暖。从每个人嘴中呼出的空气都泛着白雾,大家都搓着手跺着脚取暖。
  
  家宝的母亲一看这么多的同学,都来到了家里,其中还有女同学,连忙起身下地准备饭菜。看到这些孩子冻得搓手跺脚,春枝连声催促他脱鞋上炕暖和。但是,大家因为初次登门都不好意思。谦让了一阵子后,谢可欣绷不住劲儿,第一个脱了她那油光锃亮的小筒靴上了炕。懂事儿的心高和家根拽过来一床被子盖在了谢可欣的腿上,让谢可欣心里泛起了阵阵感动和温情。看见两个小家伙小手小脸上黑漆溜光的,头发也是刺毛撅腚的,谢可欣心中很是怜悯。其实,她根本体会不到农村孩子的生活习惯,也不理解农村孩子的生活习惯。因为像心高、家根一样的孩子,几乎一个冬天不洗脸洗手,大人根本没有精力冬天给他们烧热水洗手洗脸。只有出门走亲戚时才烧热水洗洗。包括王家宝小时候也是这样,谢可欣内心吃惊的原因,是因为她从小生活在温室里。像她们一样家庭条件优越的孩子,父母都有体面光鲜的工作,也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而且每到过年过节和过生日的时候,父母亲人除了给买新衣服,还有称心如意的礼物。王家宝姊们四个,过年的时候,才能给最大的那个做一件新衣服,老二拣老大的,老三拣老二的……
  
  幺明月和闫晓勇、东方英才看到谢可欣上炕盖着棉被,几个人也不约而同地脱鞋上炕取暖,只有周大山和侯来俊坐在炕沿上,不以为然地与大家一起说笑。这时,费剑峰知趣地到厨房,与家宝母亲一起掂对饭菜,王家宝拎着同学们拿来的食材到厨房帮忙。费剑峰把他撵回屋,让让他热情地招待同学,母亲春枝也赞成地催促家宝回屋,不客气地让剑峰帮自己做饭。
  
  费剑峰与家宝妈妈思忖了一阵子,现成的能弄六个菜:猪头肉、猪耳朵拌白菜芯、土豆丝炒芹菜、鸡蛋炒韭菜、冻白菜用热水焯了蘸大酱,再用余下的猪头肉炖酸菜。春枝自言自语地说:“这才六个菜是不是少点,咋也得八个啊……”
  
  费剑峰说道:“妈,咋也得弄十个菜,咱不能给家宝丢脸儿。”
  
  说完,费剑峰撂下手中的活儿,戴上长毛狗皮帽子,穿好卷毛的羊皮大棉袄,戴好棉手闷子,骑上摩托车奔农场中心小卖店。一会儿的功夫,费剑峰买了午餐肉罐头、一条五斤猪肉、五斤猪骨头、二斤草鱼、二斤海刀鱼、一箱啤酒,用摩托驮着风一般回来。把东西搬到厨房后,他又风风火火地到柴火垛抱了一大抱毛克杆儿烧柴。随后进到堂屋从兜里掏出两副扑克牌递给家宝,告诉家宝他们玩着扑克等候饭菜,家宝感激地望了望好朋友。
  
  费剑峰毫不在意地到院子里给牛羊饮水、添草料,又到仓房拿了些土坷垃、石子掺和的麦子,熟练地扬在院子里的空地上喂鸡鸭鹅。费剑峰干完这些活又进屋,与春枝打招呼说:“妈,我先回去把牛饮一下,喂些草再回来。”春枝应承了一声,嘱咐他快些回来。
  
  下午将近三点的时候,这场热闹的同学宴会正式开始。家宝他们男生小碗里都斟满了白酒,女生用家宝家里仅有的几个二两半的玻璃杯,也都倒满了啤酒。家宝谦虚地说:“晓勇,你是咱们班的班长,给咱们开场儿。”
  
  谢可欣嘴角一扬说:“不行!家宝是咱们班第一个上大学的,让家宝开场儿。”(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atfreeware.com)
  
  除了侯来俊赞成闫晓勇以外,其他的同学都极力推让王家宝开场儿。闫晓勇看到王家宝极力让自己开场,在王家宝家里又不合适,他话锋一转说:“你们都说错了,这第一杯酒应该让最辛苦的人开场儿!”
  
  大家都静静地听他下文,闫晓勇一脸严肃地说:“咱们都在屋里玩扑克、侃大山,只有这个哥们最受累!你们说,应不应该?”大家看他指的是费剑峰,大家一阵鼓掌叫好。
  
  费剑峰脸红脖子粗地推辞不过,就站了起来举杯说道:“你们都是家宝的好同学,我大老粗儿不会说话,请大家见笑!”咽了口唾沫接着说:“我与家宝虽不是同父同母,但却是多个脑袋差个姓的感情。你们是家宝的同学也是我的同学,咱们白酒喝三分之一,喝啤酒的女生都干了,咋样?”
  
  大家虽然几乎都是学生,但是对喝酒还都很在行,随着费剑峰话音落地,大家也都按照他说的标准喝了下去,无论男生女生都体现了北方人喝酒的豪气。
  
  春枝这位典型的的传统女性,从小到大一直遵守孔孟之道。从她记事儿开始,只要有外姓客人来家吃饭,无论熟悉或不熟悉,她从来不上桌。与丈夫王清平结婚以后,她还是像为姑娘的时候一样;现在,儿子的同学在场她坚持不上桌,这让王家宝的这些同学很不适应。因为他们的母亲从来不这样,家中来了客人母亲上桌作陪是对客人极大的尊重。谢可欣小声向家宝嘀咕:“唉,我们来你妈是不是不高兴?”
  
  费剑锋赶紧儿小声解释:“你们别多心,我妈从来都是这样!”他有解释说,这是山东人与东北人文化存在差异的地方,山东人从小生活在孔孟文化的中心,而东北人长期处于边关塞外形成的特有风俗。
  
  谢可欣听费剑锋管春枝叫妈,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觉得醋意绵绵。
  
  在闫晓勇、谢可欣他们这些富贵孩子的眼里,王家宝虽然生长在贫苦的家庭之中,但是家宝身上存在坚忍、忧郁和奋斗的特点始终吸引着他们。所以,高中两年同学,他们始终帮助王家宝,并且时常挂念他,今天又联合来看望王家宝。
  
  面对这桌普通的农家大锅饭菜,他们胃口大开,就如同与王家宝这个农家子弟相交甚欢。家宝的母亲春枝接二连三地添着大骨炖酸菜和排骨炖土豆这两道菜,仍然撵不上风卷残云一样的速度。春枝添完菜一转身盘子又见了底。谢可欣、幺明月这两个娇娇女,也完全不顾淑女的形象。王家宝虽然内心似火地与同学们连连碰杯、高谈阔论,但是他游刃有余地调控着同学们喝酒的速度与酒量。在这些人中王家宝虽然与他们年龄相仿,却经历了与他们截然相反的生活,这是他与这些同龄人与众不同的地方。
  
  当看到谢可欣频频向他示好,王家宝又想尽办法掩饰。王家宝知道写科协对他有好感,候来劲喜欢谢可欣,谢可欣又不搭理他。谢可欣的小动作示好,触动了王家宝心底第三根儿神经。这时候,桂存英的一言一行,连连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觥筹交错的热烈气氛,无论如何也挡不住他无限的忧思。王家宝觉得英姐像母亲一样可亲可敬,又比母亲的爱多了一些活泼。
  
  这群刚刚成年的男女青年,正处于青春洋溢的季节,都像美丽的孔雀想在同类的面前,展现他们开屏的炫丽,更希望能够获得异性赞美,或同性伙伴的欣赏。到了宴会的中后期,闫晓勇展示了他极强的组织能力,作为一班之长他掌握着喝酒的方式和次序。在坐的同学也都认可和服从他的领导,这并不是因为他有父亲的背景,而是出于他对每一位同学的真诚。
  
  看到孩子们把碗中的白酒全部换成啤酒,春枝心中依然怦怦乱跳,她担心这帮孩子没深没浅,再闹出什么好歹的事情,她无法向他们的老人交代。于是,她劝阻了几次都没有什么效果。她只好利用添菜倒水的机会,用只有她们母子懂的动作和眼神提示儿子,还不能引起其他人的主意。家宝除了借机会安慰母亲之外,他也是束手无策,也只能由着大家的性子来。
  
  这时,墙上挂着的七十年代末的新款石英钟,时针已经指向了八点一刻,王家宝认真地劝大家不要再喝酒。
  
  以闫晓勇为首的这几个男同学虽然白酒、啤酒没少喝,但是还在自控能力范围内。谢可欣和幺明月也明确地劝大家不要再喝酒,大家都意犹未尽地放下了酒碗。大家放下了酒碗,又七嘴八舌地商量,怎么才能住下休息的问题,尤其是有女同学要妥当才行。
  
  费剑峰说:“你们看!我这样安排合理不?”
  
  费剑峰领着闫晓勇、周大山、候来俊到自家挤巴一宿,让谢可欣、幺明月在王家宝家对付一晚上。大家一看也只能这么安排了。
  
  当闫晓勇等三人跟着费剑峰,刚要往外走的时候,两束强烈的汽车灯光射在了窗户上,透过窗子把屋里照得透亮。王家宝快步来到院子里看究竟,借着汽车的灯光仔细辨认,才认出是是场部郝武鑫的坐骑。这时,办公室主任小王从副驾驶上走了下来,看见王家宝迎上来,他客气地与他握了握手。然后,开门见山地说:“家宝,场长让我接闫晓勇和谢可欣到分场招待所休息。”
  
  这时,闫晓勇他们都从屋里走了出来,家宝母亲不知所以然地跟在后面,生怕出现什么意外事情。当闫晓勇了解到王主任的来意后,一挥手让大家都上车,并拽着王家宝也上车。王家宝执拗不过闫晓勇,提出自己与费剑峰骑摩托车去,闫晓勇仗着酒劲儿,坚持让王家宝坐车。
  
  小王主任知趣地说:“晓勇,别争了!我坐费剑峰的摩托车。家宝,赶紧儿上车!”
  
  闫晓勇坐在副驾驶座上,王家宝抱着候来俊四个人挤在吉普车的后排座上。吉普车一声长啸,向幸福分场场部招待所驶去。从王家宝家到场部招待所有一千五百多米的距离,办公室主任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除身体前面感到勉强暖和一些外,身体周围冷风刺骨,像万把钢刀刺入身体,直达内心。费剑峰边驾驶摩托边说:“王主任,您坐办公室穿得太少。我放慢点速度,你抱紧我。”
  
  王主任紧抱着费剑峰,也没感觉到丝毫暖意,只感觉到自己抱着一块冰冷的铁柱,费剑峰的羊皮大衣如同铁皮一样坚硬。嘴里哆嗦的牙齿上下打架,颤颤巍巍地说:“今年冬天好像比哪年都冷!”
  
  费剑峰没作声地想,哼,哪年都这么冷,你们这帮王八蛋坐在暖洋洋的办公室里,根本感觉不到,哪能体会到我们这些老农民的疾苦呢!这回让你好好偿偿滋味。费剑峰想着想耍起坏来,右手捏着油门猛给一杆儿油,又突然撤下来,摩托一蹿一退地往前走。瞬间加速降速,冷风刺入身体的力度更加强烈,王主任差点儿从摩托后座上甩下去。费剑峰心里暗笑地还不停地道歉说:“唉呀!王主任对不起,喝点儿酒手脚不听使唤。”这一千五百米的距离,像走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王主任终于捱到了分场招待所。他下了摩托歪歪斜斜地冲进了招待所,哆里哆嗦地来到郝武鑫面前请示。
  
  郝武鑫头不抬眼不睁地说:“去!给这些公子、小姐准备点儿茶水。”
  
  说着扬手递给王主任一个精致小红铁盒。王主任立刻转身到各房间亲自泡茶,并询问大家还有什么需要。
  
  闫晓勇头前领着走进了101房间,房间分为里外两个套间,里边是卧室,外间是会客厅,加起来面积有90平米。会客厅靠北面和东面摆着一溜黄色真皮沙发,东面一排沙发前,摆了一个有机透明钢化玻璃茶几,四条四十公分高的镀铜钢管的腿儿,在白炽灯下金光四射。房间南侧立着一个黑棕色的玻璃窗木制柜,最下层陈着大中小三种型号的高脚杯,其它层格里陈列着高中低档白酒、红酒、啤酒,像专业酒行的酒柜那样耀眼。西侧摆放着一台29英寸的彩色电视机。卧室里摆着一铺大号床,床上用品全部都是粉色的高级制品,在卧室的东西角放着一铺1.5米乘0.8米的儿童床,靠北面里侧是卫生间。
  
  闫晓勇等人散乱地坐在沙发上嬉闹,只有侯来俊里里外外观察着房间里的陈设,激动地说着奉承闫晓勇的言词。不管侯来俊怎么唏嘘感慨,其他人都没有接茬,这让他很是扫兴儿。在学校班级无论什么事情上,侯来俊都大惊小怪、上蹿下跳,很少有同学回应他。他总是自娱自乐其中。今天,处处表现是为了让谢可欣多注意他。
  
  这时,郝武鑫严肃地走了进来,闫晓勇等人都站起来礼貌地问候,郝武鑫严肃和蔼地回应着众人,尤其握着王家宝的手满脸堆笑地说:“晓勇,可欣,你们都得向家宝学习。他可是我幸福的第一才子,也是我们厄尔古纳的人才!”
  
  当他说到“人才”二字时语气加重了些。闫晓勇他们七嘴八舌地细数家宝的优点,王家宝在他们心里确实份量很重。无论是王家宝的榜样力量,还是两年的同窗情,都让这些花季少男少女发自内心的珍重!
  
  电视剧《亮剑》主人公赵刚说:“一个部队的特质和灵魂是由首任的军事长官确定的。”的确,一个班级的班风和同学们的特质也是由首任班主任确定的。尚章文的思想以及做事风格,已经完全融入了他们班级每一名同学,由于他的个人魅力,使很多同学还刻意模仿,闫晓勇、王家宝都是他最明显特质的传承者。
  
  郝武鑫吩咐王主任:“晓勇就住这个房间,谢可欣和那个女同学就住二号房间,其他同学随便安排。”
  
  他发布完命令回了场部办公室。王主任内心明白场长的安排,闫晓勇是总场大场长的公子,谢可欣是常务副场长的千金,幺明月借了谢可欣的光儿。其实,像101这样的房间总共有三间,一般是不开放的,就连与郝武鑫不贴心的党委书记郓良宇,都不能在这别有洞天的高间儿休息。
  
  从外面看,这趟招待所是传统的旧砖房,甚至不如家庭富裕的职工的房子。从招待所的外表看,农场生存的现状很艰难,农场干部的衣食住行条件很艰苦;幸福分场职工很幸福,幸福分场这首届领导班子务实为民,处处为职工竭力谋幸福,只是受客观条件限制而达不到职工满意。
  
  闫晓勇硬把王家宝留在101房间同住,称自己有重要事情与他商量。闫晓勇提议,在场这些人明天到班主任家,王家宝感同身受,顺从地点头同意。于是,二人把这些人明天的形成计划妥当。
  
  去看恩师班主任,是王家宝这个假期计划的重中之重,但是他不想与众多同学一起去,他想独自与恩师倾吐自己心底的想法。现在,闫晓勇代表那几个同学提出来,他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否则,会让同学们心里极其不舒服。
  
  第二天早起洗漱完毕,郝武鑫陪着一群孩子吃早饭。王家宝看着桌上丰盛早餐内心很不是滋味,更加坚定了他要想尽办法当官。只要当上官,不但可以改变父母、弟弟、妹妹一家人生活环境,而且也能慰藉自己多年来艰苦的心路历程。王家宝不只是今天才产生了官本位的思想,从他能感知事理起,他就产生了当官儿的想法。
  
  在郝武鑫授意下,王主任安排机关食堂精心准备了这顿早餐:海芹菜拌盐水花生、辣椒油拌芥菜丝、蒜香拌土豆丝、鲜族明太鱼、鲜族辣白菜、小葱拌豆腐,四个热菜:土鸡炖蘑菇、清卤羊肉、香辣肉丝、冻豆腐大白菜炖五花肉,三种粥:大米粥、大馇粥、红枣小米粥。这丰盛的早餐像士兵一样整齐地摆在洁白的桌布上,只见郝武鑫一动筷子,闫晓勇等人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这些官宦孩子们与王家宝一样,从没吃过这么丰富的早餐。
  
  谢可欣口无遮拦地说:“幸福这么穷,没想到伙食还不错。”
  
  严晓勇心里也有同感,却不像谢可欣那样肆无忌惮。
  
  郝武鑫毫不在乎地说:“不把你们这些少爷和小姐侍候好了,我哪有脸儿去见老领导!”
  
  谢可欣边笑边说:“郝叔叔,别叫我们小姐。那些卖淫嫖娼的,才叫小姐呢!”说着嘴角儿还扬了扬,表示不满意郝武鑫的称呼。
  
  “吆儿!你们懂得还挺多。”郝武鑫回应道。
  
  接下来,大家都沉浸在早餐的忙碌中,都没有再说什么。
  
  吃完早餐,闫晓勇礼貌地向郝武鑫告辞并致谢。郝武鑫让王主任安排车送这些孩子回去,王主任像顺毛狗一样张罗着。小王主任心里也很不情愿,但又很佩服郝武鑫巴结上级的做法。他心想,在这个皆有可能的时代,郝武鑫才是拿捏住这个时代脉搏的高手;自己低三下四地侍候郝武鑫,又何尝不是跟着时代的潮流走呢。
  
  说句公道话,王主任这几年真不容易!郝武鑫找女人忘了带避孕套他得给送;休息在家时,郝武鑫的老婆孩子有屁点儿事,他也要不辞劳苦地鞍前马后;甚至定期给郝武鑫老婆买些生活日用品,包括妇女用的卫生巾、妇炎灵之类的。总之,郝武鑫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他都得不遗余力地做得细致周到。
  
  小王虽然没有专业学习过办公室主任业务,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他这样的干法。他曾经向这个领域的前辈请教,老人儿只告诉他办公室主任就得迎合领导。只有这样,领导才会在高升或退休时,给办公室主任安排一个有油水的岗位。领导越是让你介入他的私事,他越是器重你。小王主任也是一直秉承“器重”理念工作。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22002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