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7-08-18    阅读:19 次   
作者:红小兵

  第二十七章:神秘来客像魔鬼 豁出生命去赴约
  
  感怀曰:生死无二志,悲悯壮何哉!没达金石论,难施栋梁材。凡尘更堪敬,此生实可哀。今乃身死日,决意黄泉路!写到此处,作者实在心痛不已,发自内心的几句感慨,忘却戏里戏外。
  
  当桂存英看到王家宝几乎奄奄一息的时刻,她已万念俱灰,生死已不是她思考的问题。在静默可怕的气息中,她挣扎着把屋子收拾利索,尤其把她们殉情的床整理利索,她并排躺在王家宝身边,把一瓶毒药放在枕边。只要她亲爱的宝弟一咽气,她马上就将毒药一饮而尽。身旁的万家宝心里清楚桂存英的举动,他四肢酸软地动弹不得。如果没人相救那么他们真就身归那世了,空留下一番余恨、叹息和亲人的痛苦。
  
  俗话说,人不该死总有救。这天下午,一位身穿西服、留着板寸,眼戴一副黑色墨镜的男人闯了进来,让桂存英吓了一跳。但是,桂存英很快恢复了平静。她心里想,她和宝弟已经断去了生的希望,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所以,她盯着这位魔鬼一般的神秘来人,既不起身也不言语。
  
  来人也被眼前的景象吓破了胆儿,他快速来到床前看了看王家宝的情况,摇晃了几下家宝的身子,让他睁开眼睛看看自己是谁。王家宝头脑是清醒的,耳朵是灵敏的,只是不进食造成的浑身无力,四肢瘫软。王家宝极力挣扎着睁开眼睛,努力积聚目光,逐渐看清了来人的轮廓与外貌,从内心升起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来人似乎明白了王家宝的心思,麻利地摘下墨镜,瘦削的刀条脸和犀利的鹰眼赫然清晰起来。
  
  来人笑着介绍说:“我叫万强,佳木斯市华联商厦的副总经理,你认识我!”来人将“我”字说得很重,像是在提醒王家宝。
  
  王家宝脑海中“哗啦”一下闪电般记了起来,他是侮辱闫红的流氓。继而,王家宝想人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自己绝食这些天,他这时候来报复自己,自己肯定是完蛋。
  
  王家宝不知哪来的神力,“噌”地从床上坐起来,“呼”地拉起了桂存英,眼神示意英姐快点跑!桂存英虽然不知道来人的企图,但从家宝的反应来看,可以明确地知道来者不善。桂存英依然平静地没动,时刻准备应对突发事件。
  
  看到两人的动作举止,万强哑然失笑,心想:“我要报复你们,你们还有什么反抗能力吗。”
  
  万强又开口道:“兄弟,我大哥有请!”(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atfreeware.com)
  
  王家宝稍作思考,冲着桂存英说:“英姐,你在家等我。”
  
  桂存英明白,王家宝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完全把自己豁出去啦;但是她又暗笑宝弟小瞧了自己,既然闫红找人报复,咱们夫妻就应该风雨同舟。
  
  万强和王家宝前面走,桂存英坚定地紧跟其后。王家宝还想再阻止,万强笑着劝阻他,示意桂存英一起去。他们出了屋门,上了一台嘎嘎新的桑塔那2000轿车,一溜烟地驶向了市中心,来到佳木斯最大饭店——百家福饭庄前停下。
  
  王家宝和桂存英虽说抱着“豁出一切”的心理,没有结果前仍然提心吊胆。车门一开,有两身穿黑西装、戴黑墨镜的帅小伙,做了个请的手势,万强头前带路,王家宝和桂存英互相搀扶着跟在后面。万强领着两个人进了二楼一个豪华包间,二人立刻被眼前的阵势吓着啦。包间正中心摆放一个直径三米八的圆桌,桌上架着一面三米二的有机玻璃转动桌面,桌上摆满美酒佳肴,两瓶茅台、两瓶波尔各答葡萄酒、三十六道浑素凉热搭配的鲁菜。桌子周围摆放着三十六把真皮面座椅,每个座位相对桌面上摆着晶莹剔透的大中小三号玻璃高脚杯。四周墙壁覆盖着金光闪闪的厚壁纸,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图案,房间一角立着高一米八的空调,窗户遮挡着金色的窗帘。除进门一面外,其它三面都摆放着金色的真皮沙发,进门左侧有扇进套间的紫桐色楠木门。整个房间宽大、金碧辉煌,俨然一派古代皇家宫殿气息,让初次进门的人肃然起敬。
  
  王家宝和桂存英收回散射的目光,看见正座上坐着一位三十岁上下、英俊的青年人,一身深蓝色西装,洁白衬衫配一条金色的领带,皮肤白皙,浑身散发着疹人的气息。他的身后站立着四个身着黑色西服,面戴墨镜的年轻小伙子,个头都在一米七五以上,也肃然穆穆。王家宝心想,万强即便是报复自己,也不至于弄这么大排场,这是为什么呢?百思不得其解。
  
  在家乡的时候,王家宝和桂存英也东一嘴西一嘴地听说过黑社会。但是,他们对黑社会的直接印象:剃光头,光膀子,脖戴金链子,手里总是拎着片刀或铁棒子,嘴里骂骂咧咧,走起路来晃着跨骨轴子;另外,他们还听说有一种文明的黑社会,平时西装革履,语言文明,从不欺负平头百姓,但是杀人放火于无形之中,香港警匪片中常演,现实生活中没见过。这两个决意辞世的人,心中惊骇不已,呆立在进门地上等待发落。
  
  正当王家宝和桂存英呆滞愣神时,万强指着正位上的人,大声豪气地说:“这是我大哥!不,这是华联商厦总经理,我哥万杰。”又转向那个人说:“大哥,他来了!”
  
  王家宝和桂存英也没听明白,不知道他是万强的亲哥,还是黑社会老大。这时,被称为总经理的万杰欠身站起来,右手一摊做了个“请”的姿势,笑盈盈地说道:“家宝,经济管理学院才子!请坐!”随后偏头告诫他周围的人,以后对王家宝要客气一些,不许任何人对王家宝有动粗,否则,他将严惩不贷。包括万强在内都齐声应诺,表示出了十二分的服从。
  
  王家宝在万强对面坐下的一刹儿,趔趄了一下,桂存英顺手扶了一把才坐稳。万强俯在万杰耳边说,王家宝多日未进食,导致身体虚脱;如果不是自己去的及时,他们应该双双殉情啦。万杰边示意桂存英坐下,边吩咐服务员给二人各上了一杯白糖水,一碗面条。这时,王家宝抱着死也要吃饱的心态,一口气吃了两碗喷香的手擀面,内心感到了极大的充实,浑身充满了力气。桂存英只把那杯白糖水喝了下去,然后长长的喘了口粗气。
  
  王家宝放下碗筷抢先说道:“动手吧!”
  
  万杰仍旧笑吟吟地看着王家宝,看到他吃完了面条,头一摆示意万强给王家宝和自己斟酒。万强手脚熟练地把二人小号杯斟满了白酒,又从另外座位上拿过两只小号杯再次斟满,各放二人面前。
  
  万杰站起来端着第一杯酒说:“家宝,我们从去年10月份就认识。”瞟了一眼万强接着说:“都是他惹的祸,不过,这也是不打不相识。缘份!就冲这两个字干了第一杯。”
  
  王家宝从万杰和蔼可亲的语言中,无论如何也没听出一星点儿火药味,他云里雾里地双手举杯一饮而尽。但是,王家宝仍旧疑惑不解,不明白万氏弟兄葫芦里卖什么药。
  
  紧接着,万强又举起了第二杯酒,平静地说:“家宝,你在我心里早已是我的小兄弟了。去年,你和万强发生冲突以后,我用了瞒天过海之计救了他,也捧了你。”
  
  闪呼期间,万杰讲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令王家宝大吃一惊,也让他大开了眼界。
  
  原来,王家宝见义勇为救了闫红,巡警吓跑了万强。像万强这样的大痞子,怎么会因为打架斗殴被警察吓跑呢?那时,万强因重伤害三年刑满刚出来,如果再被公安抓进去,那他很难再出来,所以万强仓惶逃跑。这一幕,都是万杰指使兄弟化妆扮演的警察。事后,万杰分析,如果学校或闫红本人报案,那万强还得被公安局再次拘捕。于是,万杰让手下的两个兄弟,再次化装成警察主动登门查案,并给学校发了表扬信,特别指出肯定王家宝见义勇为。
  
  其实,如果学院有人认真观察或仔细推敲,很容易识破他们漏洞百出的伎俩。因为万氏兄弟是孤儿,所以从小在佳木斯地区摸、取、抢、夺、骗、偷,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开始砸、抢、打、杀,用这些暴力手段积累原始财富。万氏兄弟的原始资本积累,从佳木斯市汤原农场的沙场开始,他们用极低的运输成本,把不花钱的“金粒子”送到佳木斯各个工地,转眼换成了花花绿绿的钞票。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北方大中型城市开始了大规模城市建设,建材市场极其火爆。在大多数地痞流氓乐衷打砸抢,还没觉醒起来的时候,万氏兄弟一类的人早早地捕捉到了商机,利用威逼利诱、赤膊血拼等见不得光明的手段,钻营政府和市场不完善的初级阶段的漏洞,极其迅速地完成了资本的积累。到九十年代初期,像万氏兄弟一样的人,因为抓住了历史脉搏,踏准了时代的结奏,所以他们摇身变成了“大款”。这些有着不光彩历史的一类人,从九十年代开始转清、洗白,向正经的商人靠拢。
  
  我国从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面实行改革开放”,经过十余年的摸着石头过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日趋完善,法律法规逐步健全,市场行为约束越来越严密和严格,万氏兄弟这一拨人,清楚地认识到过去蛮荒式的发展,与国家的要求与时代的发展已经不和谐。
  
  1991年,万杰将沙场进行了工商注册,成立了百家福有限责任公司,相继又注册了百家福华联商厦、百家福饭庄,三足鼎立,撑起了万氏有限责任公司,万杰担任总经理,万强担任副总经理。
  
  王家宝见义勇为与万杰发生冲突后,王家宝的朴实憨直的表现博得了万杰的赏识,进入了万杰的视野。一直以来,万杰在暗中默默地关注着王家宝,直到王家宝被学校开除。王家宝面临着辍学,也就是毁掉了前程,万杰才决定与他见面摊牌。
  
  第二杯酒喝完,当着王家宝的面儿,他给佳木斯市主管建设的副市长打了电话,经过副市长的协调,经济管理学院撤销了王家宝的处分决定。王家宝对万杰刚才做的一切不吃惊,但是他对万杰为什么帮他很吃惊。
  
  万杰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敷衍地说他要为万氏集团储备人才,王家宝毕业后必须到万氏工作。王家宝和桂存英都惊呆半晌,简直不相信他们身后,竟然有这样一个神秘人物的存在。王家宝站在桌边手足无措,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回应万杰。
  
  万杰没有理会王家宝的尴尬,脸色骤然变得阴沉严肃,沉静地说:“家宝,一个人做错了事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做错事情不吸取教训。一个男人一蹶不振、消沉失落,不是个男人!就为这,咱们喝了第三杯酒,后天准时回学校上课。”万杰声音不高,语气却不容反驳。
  
  说完,万杰又率先干了第三杯酒,直盯着王家宝喝下了第三杯酒,如释重负一样坐了下来。
  
  然后,万杰向弟弟万强一招手,万强从兜内拿出一张农行的存折,迅速地递给了哥哥。万杰顺手扔到桂存英面前,转为平静地语气说:“你的情况我了解一些,这里有五万块。你帮家宝打理着,足够他上学期间的费用啦。从今往后,我可能不会再帮什么忙,你们好自为之吧!”
  
  王家宝和桂存英几番推辞,都被万杰坚决地挡了回来,桂存英只好服从地把存折揣进了兜里。万强又按照哥哥的吩咐,将王家宝和桂存英送回了住处。回来的路上,万杰没有什么言语,也没有表现出对王家宝的敌意。王家宝第一次人生的绝望风波,就这样平息在有惊无险的平静中。他的思想随着这次风波的开始与落幕,发生了悄然的变化。
  
  在王家宝返校的第二个周末,万杰衣着朴素地一个人来找他,王家宝和桂存英顺从地跟着万杰走出了出租屋。他们来到城北十分偏僻的一家快餐店,店面空间有二十一、二平米,全是散座,没有单间,后厨是后接出的一块偏衩子,老板里里外外一把手。万杰与这个店的老板似乎非常熟悉,他们进到店内后,老板把窗户挡板上好、正门锁好,从后厨小门进来,开始忙乎他店里的东东西西,把万杰三个人当成空气一样。
  
  在幽暗的灯光下,万杰对他们讲了自己神秘而离奇的身世。其实,万杰和万强没有血缘关系,万强更不是他一奶同胞的弟弟,万杰的真实姓名也不是“万强”。“万强”的真实姓名是林觉民,两岁时父母双双得了出血热疾病去世,失去父母的林觉民在村干部的协调下,他走入了叔叔的家中。头两年叔叔和婶婶的亲生子女没出生,林觉民也享受到了父爱母爱的温暖。到林觉民五岁时,叔叔家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婶婶和叔叔开始逐渐冷淡林觉民,等到叔叔第二个孩子出生,叔叔家的生活也的确出现了困难。于是,八岁的林觉民感觉到了在叔叔家寄住的艰难,幼小的他为了吃口饭,时常忍受着叔婶的漫骂与诅咒。有时在叔婶跟前实在吃不上饭,他就东家西家地吃百家饭,总之,饥一顿饱一顿地勉强活着。
  
  1973年5月,十四岁的林觉民在一些人的鼓动下,自己悄悄地趴上通往东三省的火车。在沈阳下车后开始了他流浪乞讨的生活,1975年又漂流到了佳木斯市汤原农场。汤原农场一个职工李四维收留了他,白天让林觉民给自己放三头大牛和一头小牛,放完牛给他家照成四岁的女孩。在那个贫穷和落后的年代,李四维等于捡了个不花钱的半大儿劳力,一天供他三顿饭,不存在其它什么大花销。李四维一家三口人住在二十几平米的马架房,没有多余的空间给林觉民的住,林觉民就与牛同住在四处透亮的牛圈里。夏天的日子还好说,冬天实在难熬。冬季不太冷的天气,林觉民穿着破烂不堪的棉衣挤在两头牛夹缝里,借牛的体温取暖。那时,祖国的北方实在是冻死人,最冷的天气都达到零下四十度。到了三九天,要冻死人的天气,他就哀求李四维夫妻到正屋里住,自己弄些柴草堆缩在灶台旁边,铺的盖的都是柴草。有时候,李四维两口子过性生活不方便,还要把他撵到牛棚里住。一个冬天,有时屋里锅台边儿,有时跑到牛棚里,总算熬过了1975年寒冷冬夜。当时,林觉民虽然面临着生存的危险,但是他毫无怨言地对待李四维一家人。他感谢他们,在这地广人稀的广袤大地上能收留他。
  
  1976年春天,林觉民与李四维一起建起了一排一百七十平米的牛棚,底座用毛石砌成,细泥沟嵌石缝儿,棚顶用厚厚苫房草絮得厚厚的。在牛棚的阳面间隔出一间十八平米的套间,作为林觉民自己的卧室,在卧室的一角用石头砌了火炉子。这样,林觉民与李四维的牛彻底摆脱寒魔。这样的生活,林觉民一直持续到1981年。期间,他帮着李四维家春种、秋收,过着与农场其他人一样的庄稼日子。李四维一家人也把林觉民渐渐当成了家人,一个桌上吃饭,一个屋檐下生活。八一年收完秋,二十二岁的林觉民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他向李四维一家告别,想要到佳木斯市开创新生活。李四维的老婆给林觉民做了一套蓝涤卡中山装,买了一双黄胶鞋、一双棉靰鞡,一套新被褥,洒泪分别。
  
  1981年,北方劳动力市场刚刚放开,散雇工代替了出民工的集体方式。林觉民从四处揽零活到,逐步稳定在一家建筑工地做长工。林觉民在建筑工地附近租了一间房,把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后来,每年春节,他都背背肩扛大包小裹,去看望李四维一家。
  
  转眼,时间来到了1991年秋天,林觉民因工地休工三天,想趁机会逛一逛佳木斯市。他在佳木斯生活了十年,从没认真仔细地游览一番这个大都市。当他走到火车站北侧偏远的胡同里,发现一个人满脸是血,斜靠在一电线杆上,他快步走过去查看,发现此人已经奄奄一息。善良朴实的林觉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伤者背到了自己家。此人咽气前告诉他自己叫万杰,是万氏公司的老板,因黑道仇家太多,今天遭此下场。万杰再三告诫林觉民不要报警。他发现林觉民与自己十分相似,决心让林觉民顶替他。万杰时断时续地诉说,将自己的喜好、性格和生活习惯,以及公司规模、人员、重要事项做了详细介绍,尤其强调了弟弟万强为人狡黠、争强斗狠,没事儿净捅马蜂窝。最后交代林觉民顶替自己之后,要跟随国家步伐和节奏,把万氏公司产业带上正轨,洗白公司原始资本不光彩的过去。林觉民怀着恐惧和忐忑的心情,趁着黑夜把万杰尸体绑上石头沉入了松花江底。
  
  林觉民处理完这一切后,猫在家里做足了功课,才精心打扮了一番进入了新家。他按照万杰的嘱托逐步掌握了万氏公司的底细,刻意在万强的身上花了大量心思,一步一步地控制了万氏公司,控制了万强。
  
  当林觉民讲完这些时,三人脸上都已挂满泪水,不知是故事太感人,还是感慨人世间的沧桑巨变。林觉民缓了缓说:“家宝啊,当我发现你的时候,你的质朴和憨厚打动了我。我想等你毕业后进入万氏公司,用你的知识彻底让公司脱胎换骨,完成我恩公万杰的遗愿。”
  
  从林觉民的话语中,谁都可以听出他对知识的渴望,听出他已经觉察到知识,对现代企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不错!文化知识可以启迪愚昧的心灵,文化知识可以使一个人或民族强大,文化知识更能改变世界。
  
  从学院对王家宝做出开除学籍到回到校园,他一直感觉梦境一般,如同南柯一梦的历史故事。在学习之余,他特别查阅了南柯一梦的资料,用来慰藉他心灵深处伶仃洋的惶恐。这个故事发生在隋末唐初的时候,有个叫淳于尊的人,家住在广陵。他家的院中有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槐树,盛夏之夜,月明星稀,树影婆婆,晚风习习,是一个乘凉的好地方。那天,淳于尊过生日。亲友都来祝寿,他一时高兴,多贪了几杯。夜晚,亲友散尽,他一个人带着几分酒意坐在槐树下歇凉,醉眼膝俄,不觉沉沉睡去。梦中,他到了大槐安国,正赶上京城会试,三场结束,诗文写得十分顺手,发榜时,他高中了第一名。殿试中,皇帝看淳于尊生得一表人才,举止文雅,亲点头名状元,并把公主许配给他为妻,状元公成了驸马爷,一时成了京城的美谈。婚后,夫妻感情十分美满。淳于尊被皇帝派往南河郡任太守,一任就是20年。淳于尊在太守任内经常巡行各县,使属下各县的县令不敢胡作非为,很受当地百姓的称赞。皇帝几次想把淳于尊调回京城升迁,当地百姓听说淳于太守离任,纷纷拦住马头,进行挽留。淳于尊为百姓的爱戴所感动,只好留下来,并上表向皇帝说明情况。皇帝欣赏淳于尊的政绩,赏赐他不少金银珠宝,以示奖励。有一年,敌兵入侵,大槐安国的将军率军迎敌,几次都被敌兵打得溃不成军。败报传到京城,皇帝震动,急忙召集文武群臣商议对策。大臣们听说前线军事屡屡失利,敌兵逼近京城,凶猛异常,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你看我,我看你,都束手无策。皇帝看了大臣的样子,
  
  非常生气地说:“你们平时养尊处优,享尽荣华,朝中一旦有事,你们都成了没嘴的葫芦——闷起来了,要你们何用?”
  
  宰相立刻向皇帝推荐淳于尊。皇帝立即下令,让淳于尊统率全国精锐与敌军决战。淳于尊接到圣旨,不敢耽搁,立即统兵出征。可怜他对兵法一无所知,与敌兵刚一接触,立刻一败涂地,手下兵马被杀得丢盔弃甲,四散奔逃,淳于尊差点成了敌人的俘虏。皇帝震怒,把淳于尊撤掉职务,遣送回家。淳于尊气得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但见月上枝头,繁星闪烁。此时他才知道,所谓南河郡,不过是槐树最南边的一枝树干而已。
  
  这个故事真假没有经过历史考证,大家只当一个故事看。其他人可能把故事就当故事,王家宝确保故事的精神铭刻于心。王家宝由于长时间处于压抑,时而凭借自己的能力扬眉吐气一把。所以,王家宝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时代的骄子,他时常梦想着自己能拥有淳于尊梦中的平台。为了这个梦想奇迹的发生,他时刻努力着准备着。他也经常用“机会是给又准备的人准备的”这句话勉励自己,用“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告诫自己。王家宝的梦想无论成功与否,他积极向上的精神和执着的劲儿头,都令周围的同学感到敬佩。自进入大学以来,他一头钻进了专业的海洋,他如饥似渴、刻苦钻研,成了电算会计专业首屈一指的一哥。
  
  王家宝的专业水平在他们这一届首屈一指,老师和同学都非常认可。当时,东三省计算机才普及苹果机,先进一点儿的,才是奔腾228和328,就连学院微机室才是奔腾328计算机。全国电算化会计没有普遍推行,根本没有明朗的就业前景。这让学院和学生都很头疼,造成了学院埋怨社会发展步伐太慢,学生埋怨学院瞎忽悠。学院费劲巴力地设置了专业、配备了教育资源,培养出来的人才没有用武之地;学生认为让学院给坑了,他们累死累活三年,白白耽误三年的时间,仍然不如传统会计好就业。
  
  欲知王家宝这个学院电算会计专业的一哥,未来命运如何,请看下一章同学变成学妹,学妹疯狂追求。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22002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