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7-09-14    阅读:124 次   
作者:林德胜

  
  上坝是旧州镇茶岭村下辖的一个小村庄,在西地的西面,原与西地、干冲、高院合为一个行政村,称西地村,现有30多户人家,均为苗族。
  
  有人将这个小村庄的座落地形称为“困牛穴”,缘何?因村庄背靠的后山,来自白岩坡的一支分脉,形如“牛头”。村庄前面为一字排列的小山,其山脉始自老落坡龙摆尾,众小山连绵起伏,延至村后,成一天然屏障,将“牛头”拦住。“牛头”的下面,有一棵近三百年的香樟大树(1955年被伐,现仅存其子树),大树下方,乃一常年不干的水塘(现已被填),大树旁有一小沟,流向池塘,远远看去,牛在池塘饮水,小沟若牛鼻之绳,系在大树——此所谓“困牛穴”之来由也。
  
  别看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苗族小山村,历史上它曾在附近的苗族村寨名噪一时,其中柏氏建村立寨的传说,至今仍在苗族人中流传,笔者现根据柏氏宗族开基建寨的说唱本,将其整理为故事,以飨读者。
  
  按那说唱本云:柏氏祖籍为广西,后有一支柏姓人在战乱时入黔,先居白岩洞。白岩洞乃一天然大溶洞,位于白岩山的半山腰,为层楼式,包括下洞、大厅、上洞三个部分;下洞、上洞里又有许多小洞,为各家居住。洞门上方石乳悬空,犬牙狰狞。洞门外为一平坦平地,除一条蜿蜒陡峭的山路通向山脚下外,其余四周峭壁巉岩,无路可登。时白岩洞住有苗人四五百人,洞主为柏姓人,名好保。柏好保生得魁梧雄壮,威武逼人,曾得异人传授,一生武艺,远近闻名,其妻(已不知其姓名)亦精晓武术,与柏好保不分上下。白岩洞在柏好保之前,常遭土匪抢掠,自柏好保任洞主之后,慑于其威名,土匪未敢造次,,然又不甘雌伏,伺隙袭劫。某日半夜,月黑风高,正是苗民睡入梦乡之时,土匪偷袭白岩洞,守门之人急吹牛角报警——原来这两天洞主柏好保正患痢疾,土匪探得消息,乘隙来攻——柏好保听到报警,情知不妙,一面吩咐妻子保护妇女儿童,一面带领男苗民扑向洞口,奈身虚体弱,尚未与土匪搏斗就倒在地上。时土匪已攻入洞内,闯进洞门的一个土匪见地上躺着柏好保,举枪就刺,好保侧身闪过,顺势抓住敌枪杆,一跃而起,大声怒喊:“老天啊,难道要灭我白岩洞吗?……祖宗保佑啊……”,随着柏好保的呼喊,一道闪电,划破夜空,随即一声炸雷,震撼大地,洞口上方悬空乳石被震得轰然塌下,洞门被覆盖大半边,洞外土匪惊恐后退,有的竟慌乱跌下悬崖;进洞的几个土匪很快被苗民杀尽。时大雨滂沱,山洪暴涨,柏好保大声高呼:“此时不灭土匪,更待何时?”病一下减轻大半,力气陡增,将洞门石块掀开,带着苗民冲了出来。洞外土匪先是被洞口大石坍塌吓得心折骨惊,后又被暴雨淋得双眼难睁,懵然之间,哪有还手之力,被柏好保带领苗民一阵好杀,转瞬间死伤过半,余下的跪地求饶,向柏好保磕头发誓,从此不再侵犯白岩洞,方保得性命回去。
  
  事后,柏好保亦自思,白岩洞有进口无出口,易被土匪围攻,终非长久之计,遂决计另寻栖息之地。于是夫妻二人离洞出走,沿着白岩坡山脉,一路来到今天上坝对面,此处有两座小山,中间一空阔草坪地,二人拟在此安居,于是开垦建屋,躬耕田园,余暇练功比武。柏好保身披青袍,其妻身穿青裙,二人施展轻功,双手平展,从两山头相向飘然而来,进行一番比斗后,又各自飘向自己山头,附近村寨之人远远看去,若两只老鹰展翅搏击(此地后称为老鹰山),及得知为柏好保夫妻二人比武,于是争相传颂。西地大寨欲请柏好保夫妻到寨中居住,以保大寨平安,柏好保欣然接受。
  
  没想到柏好保夫妻二人还未到大寨居住,即遭到村里许多人的拒绝,甚至连在老鹰山居住也不允许了。原来,因柏好保妻子擅长点穴,被当地人误认为“药婆”(民间传说能用手传药毒人的蛊术)而不许入住。二人无奈,只得又重寻住地,后来到黑山(此村现已消失)定居。
  
  谁知几年之后,柏好保夫妻二人又被西地大寨人请回来了,并成为西地上坝村的开基人。
  
  这事还得从柏好保在黑村居住时发生的一件事说起。(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atfreeware.com)
  
  且说柏好保夫妻二人来到黑村后,垦荒建屋,务本力穑,买了一头大黄牯,喂了一条大黄狗。二人依旧忙时耕作,暇时练武。据说柏好保与狗赛跑,人跑三圈,狗才跑一圈。一天,柏好保正在耕地,来了五个腰圆体粗的汉子,你道是谁?原来这是附近一伙凶悍的盗牛贼,他们明偷暗抢,看见眼下只有柏好保一人,便想公开强夺大黄牯了:“喂,你这汉子,用我们的牛犁了好半天,还不交还?”柏好保一见几人形状,明白了几分,他微微一笑,说:“等我犁了这半块地,再还给你们。”五人一想,看你还会跑哪里去,就让你犁了这半块地吧。
  
  柏好保不慌不忙,犁完了地,慢条斯理将犁具缷下,又将牛牵到河里洗了澡,然后对五人说:“这牛饿了,让它在河边吃点草吧。”说着,两手将牛四脚围拢一起,立起身来,竟将大黄牛抱起,平稳地放在河岸上。五人一见,暗暗吃惊,然自恃人多,且亦有脚腿功夫,心想:难道我们五个还怕他一人不成?相互使了一下眼色,围聚上来,展开架式,就要动手。柏好保哈哈一笑,说:“你们牵去吧,我回家吃饭去。”将牛绳一丢,头也不回走了。
  
  五人颇感意外,竟轻而易举得了一头牛,牵着大黄牯,高兴上路。他们又窜到西地大寨偷(抢)了几头牛,一路吆喝着,大摇大摆赶往牛市,正盘算着分脏,商量得高兴,不料后面传来一声大吼:“你这几个蟊贼,还不快将牛牵回去,需要我动手吗?”五人回头一看,却是柏好保——原来柏好保当时肚中饥饿,无力打斗,回家吃饱后又随后赶来——五人楞了一下,也不打话,迅疾将柏好保团团围住,一起动手,刹那间一场好斗:只见柏好保左冲右突,指东打西,须臾,三贼躺下,二贼逃跑,然未跑多远,又被好保截住,只得回来,与躺在地上痛嚎的三贼乞求饶命。好保牵过自家的大黄牯,令五贼将从大寨所偷抢之牛归还主人,并祈求主人宽恕,五贼哪敢不从?连连答应。此时,失主正为失牛伤痛,不意贼人竟将牛送回,还再三求饶,大惑不解,及得知乃柏好保所为,异常感激,寨主听说后,率众人来到柏好保家,再次请柏好保到西地大寨居住。好保见其意诚,当下应允保护大寨,然不愿在大寨安家,却想独自开基立寨。寨主尊从其意,带领众人帮助柏好保择地建屋,于西地大寨邻寨坝子村上面不远的山坳处开荒辟田,伐木盖房,建村立寨,时为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因其地在坝子村之上,故取名为上坝,而将坝子村改称为下坝。之后,唐姓、王姓及袁姓等家族亦陆续迁至上坝,上坝人口渐增,而下坝的土箸人慢慢迁往他处,渐至荒凉,至民国时已无人居住。
  
  柏好保在上坝定居后,因其武艺高强,威名日盛,土匪轻易不敢侵犯,周边一带村庄得以平安,因柏氏武术之名,上坝这个小村庄星耀于附近苗族村寨。
  
  柏好保生有四子,分别为:赶其、顺泥、发九和老幺。四子中,三子发九生得体格健壮,膂力过人,而老幺身材瘦弱,且一腿残疾。柏好保先授艺于柏发九,惜发九英年早逝,柏好保悲痛不已,恨其家传武学后继无人,岂知柏老幺竟平时凿壁窃窥父兄练武,自学武艺,柏好保知道后,大喜过望,遂悉心传授柏老幺武学。柏老幺聪颖绝伦,不仅尽得父亲真传,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独创一门绝技——舞云帕,传说与敌方对阵时,柏老幺舞动七尺云帕,若梨花纷纷,瑞雪飘飘,刹那间可将敌方射出的羽箭和手中的兵器卷聚收拢,令敌失去兵器而败退。柏好保过世后,柏老幺继承父志保护苗族村寨平安,并多次帮助一些较远的村寨打退入侵的土匪,成为受人尊重的苗族英雄。
  
  柏氏习武二子中,柏发九早殁未娶,无后,柏老幺一身武艺,亦无子。感于此,柏氏宗族遂立族规:自柏老幺之后,后世子孙不许习武,转而学文,于是上坝柏氏武学遂绝,而多出风水先生。(柏守林先生、熊启云先生、熊方正先生对本文初稿提出了许多建议,在此表示感谢)
  
  文/林德胜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24284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