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7-09-19    阅读:192 次   

  
  篇一:故乡的石桥
  故乡盛产石桥,有河流的地方,就会有大大小小的石桥。狭窄的河沟,前辈人直接将一块材质坚硬的大板石搭在河的两岸,就成了石桥。若是石板连接不到的宽河面,就在河中间垒筑石墩,石墩两边再连接宽大的石板。几座厚重的桥墩,几块宽阔的长石板,筑起一座百年春秋的石桥,承接着两岸人们往来的脚步,印下祖辈的串串足迹,记录下世世代代追求希望的历程。而石拱桥则是历史进程的产物,是夹沟河边修起公路时才开始修建的,成弓形,用打磨精细的石头和水泥砌成。那时,故乡的石桥多是小石桥。
  水是故乡的血液,有了水,故乡就有了生命力;桥是故乡的一块脚骨,有了桥,故乡便有了精神。很庆幸,故乡那一座座经历风霜磨砺的石桥,伴随我走过了童年、少年和青年的一段时光,给我人生留下了一段难忘的记忆。
  记忆中最深刻的是故乡的四座石桥,这四座桥记载着我成长的历程。上小学时每日路过的石桥叫矮桥,桥中有两个石墩,位于村东,与和平村相连;上初中时经常经过的石桥叫渣子场桥,桥中有四个桥墩,位于村北,与石泉村相连。这两座石板桥由大块规整而宽大厚重的条石相衔相接而成,每逢涨水月份,桥经常会被淹没,我们只能绕道很远去上学。而伴随我走过童年时光,留下太多烂漫记忆的是夹沟河上的反帝桥和陈家沟的反修桥。
  夹沟河是离我家最近的一条小河。从我家往西下一道沟,是一片错落相连的水田,走十多条长长的田埂,过一片竹林,顺偏颇的山沟随小溪而下,不久便看到淙淙流淌的夹沟河了。夹沟河河水很文弱,依偎在村西南边,一河隔成了两个村,也是两个公社的界河。夹沟河起源于十余里外的木方村,沿着田边的沟壑一路袅袅娜娜,越往下游河面越宽,山越高。途经黑沟、陈家沟、辽湾、夹沟,潺潺地自北向南流淌,最终流入村外最大的河流———回龙河。
  记忆里,夹沟河上早期是祖辈们用两块线条粗勒,厚达尺许,跨度一丈有余的石板构成的石板桥。70年代中期,夹沟河边通了公路,与本村相连的河段上的两座石板桥改建成了石拱桥。石拱桥是用线条较细的方形石头和水泥砌成,弓形顶部,石头呈倒日状。下面是一半圆形桥洞,跨度两丈有余,桥面用碎石铺路,桥边立了两排石柱栏。夹沟的石拱桥叫反帝桥,上游陈家沟段的石拱桥叫反修桥,桥的命名以那个时期反帝反修战略而定,具有宣传意义。
  那时,看车是件很新鲜的事情,村子里是看不到车的,只有到街上才能看到货车和手扶拖拉机,偶尔也许碰到一辆三轮吉普驶过。这样一来,夹沟河边要通公路通车的消息就让村子沸腾了几个月。祖祖辈辈在山路上跋涉的乡亲们,可以踏着宽阔的公路去赶马灌、金鸡场,还可以在夹沟河直接赶车去县城,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惜我没看到通车当天的热闹情景。父母不准我们小孩子去夹沟河边,担心玩水出事。为这事,至今我仍感遗憾。几天后母亲和姐姐去夹沟河崖上自家柴山砍柴时,我缠着姐姐趁机带我去看车,又磨了母亲许久,母亲才同意。
  村里人每年都要到自家柴山砍柴,把砍下的杂树、树枝用竹篾捆了背回家,放在屋前屋后能遮雨的地方,等风干后烧火煮饭。每年秋后,村里的树林被乡亲们砍柴后只剩下大树,原本茂密的树林一眼可望到头。第二年春天,被砍后的荒山又茂盛地长出了新绿。夹沟崖上的柴山是早年生产队分给我家的,坡度较陡的树林里,砍柴不是很方便。秋天里,母亲和姐姐只要有空,就背上背篓,带上镰刀、砍柴刀、竹篾去砍柴,以备冬天烧火之用。母亲在崖边砍一些黄荆,较小的青杠树和一些其它荆棘杂树,姐姐爬上粗壮的柏树上砍树枝,我站在崖边望刚通车不久的弯弯曲曲的公路,看夹沟河水穿过新建成的石拱桥绕着公路向下游回龙河方向流去。石拱桥在夹沟河上特别显眼,几个赶场回来的叔伯走到石拱桥上停了下来,坐到石栏上掏出旱烟袋一边吸旱烟,一边滔滔不绝地说话。一位大叔抬眼看见对面崖上有位妇女在割草,喊着妇女的名字粗犷地嬉笑对骂起来。两个比我大的小孩子在桥上来回跑着,跑累了,就在桥上捡起石块砸向河里,河中溅起一团水花。我等了很长时间,终于听到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姐姐在树上说,车来了。我一时间来了精神。车是从夹沟河下游来的,在远处公路上一转弯,不见了,一会儿又出现在对面公路上,越近,轰鸣声越响,声音回荡在整个山崖上。姐姐在树上看得真切,说这是东风牌汽车,拉货的。在桥上歇气的叔伯站了起来,看着车从石拱桥上惊天动地的飞奔而过,崖上割草的妇女也站直了身子看车奔跑。两个小孩跟着车紧追一阵,眼看追不上了,才停下来,捡起石子朝远去的货车砸去。那天下午,我看到了两辆货车和一辆手扶拖拉机从石拱桥上通过,每过一辆,我都会激动一次。那天我第一次看到车,第一次看到石拱桥。
  上学后,我们就要开始为家里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了,割草、打猪草、放牛、带年幼的弟妹是我们放学后常干的活,父母的约束也松懈了一些。我和村里的娃儿们开始结伴一起玩,一起割草。童年的天空很单调,就如河边的狗尾草,兀自摇曳,兀自凋落,无人将目光萦绕,少了关爱,也多了空阔。假期是天堂,放下书包我就是快乐的鸟,没有游乐园、玩具、五颜六色的图书陪伴我,夹沟河石拱桥成了我们的乐园。一场春雨后,大地被洗刷一新,夹沟河两岸的青草茂盛地长出来,两边山崖被雨水冲刷出一片新绿,农田的水满了,从决口处逐次流到下面农田,最后顺着山崖下面的小溪流向夹沟河。夹沟河水一夜间暴涨。伙伴们牵着大水牛来到夹沟河边的草地上,让牛吃嫩嫩的青草,我们跑到石拱桥上,看暴涨的河水气势汹汹从桥洞奔流而过。旁边的大哥哥说,要是没有石拱桥,以前的石板桥早被淹了,上学的娃儿和赶场的乡亲们要从上游绕道很远。
  夏日,山村的山山岭岭绿树成荫,田地里成片的庄稼丰茂地疯长,衬托着美丽的山野风光,地面上暖暖的地气冉冉蒸腾。中午刚过,头上的太阳像一个大火球烘烤着,晒得人火辣辣地痛。大人们还在家休息,我就背着背篓约了几个同村的娃儿,来到夹沟河石拱桥边。他们三五下就蹬光了衣服,跳进了河里。比我大点的猪儿和腊狗性野,胆大,又善游水,在水深处一会儿狗刨,一会儿仰游,一会儿蛙泳,夹沟河里顿时水花飞溅,波浪翻涌。我不识水性,不敢下河。后来猪儿爬上岸来,说要教我游水,犹豫间被他硬生生拉下水去,在水浅的地方教我学蛙泳。在河里游累了,就跑到岸上来,光着身子,在阴凉的地方打升级或拱猪,输了学狗爬。牌打够了,我们纷纷跑到桥上去,桥面上被骄阳晒得滚烫,且裸露的沙粒和石子烫得脚生痛,我们蹑手蹑脚了一阵之后,遂依次从桥面上一个倒栽葱,纵身扎入水中。猪儿和狗娃子闭气时间最长,入水后,过了约二十秒钟才从远处的河面之上露了头,头发黑湿的几绺,俏皮地贴在头上,晶莹的水珠正从他的头脸上滴下来。太阳偏西的时候,地面上的热气减弱,我们从河里起来穿好衣服,爬到对面崖上开始割草。太阳落山时,我们的背篓里都装满了青草,这时,我们迎着晚霞,唱着《洪湖水浪打浪》回家。
  夹沟河两岸山崖上的草被割完一茬,新的草还没长出来,我们就到上游陈家沟。陈家沟河岸边上是水田和菜地,不远处有很多人家,两边的山离河较远,但山势比夹沟河的山险,我们要从白崖下一个长长的陡坡,才能走到反修桥。陈家沟的反修桥那时是马灌、金鸡、黄龙三个公社(现已合并为马灌、金鸡二镇)的交界处,故平时来桥边游耍的,除了我所在的沙坪村人,还有来自另外两个公社的村民。来者年轻人、小孩居多,往往结了一群伙伴,一路同来,或割草、放牛,或伫足桥上举目眺望,靠沙坪村一边的山坡上绿树掩映,山花烂漫;河对面的两山山坳里、山崖边是炊烟袅袅、鸡鸣犬吠、房舍错落的村庄;靠近河边是油菜花黄、麦苗青青、阡陌纵横的田野;流连在河畔,望绵延的小河,听潺潺流水,看水中涟漪,观游鱼及野花,饱览着村山村水,田园的风景,吹着粘裹着泥土气的乡野之风,令人无限的轻松与惬意,不仅让你心旷神怡,更会使你浮想联翩。
  反修桥连接着不同行政区域三个村的人脉交往,哪家有个红白喜事,临界的人家很快就会传开,到时大家走过反修桥帮忙来了。村里来了电影队,放电影的人早早就在大坝上把银幕用两根竹竿挂上,太阳刚偏西,银幕旁的高音喇叭就开始唱歌了。这时,就会有人跑到崖边,向反修桥对面喊:“晚上来看电影啰,片子很好看,打仗的!”一到晚上,河对面的人纷纷走过反修桥来看电影,河对面的村放电影,我们也走过反修桥去看。那时,电影队每个月到各村放一次电影。走过反修桥,我们一个月可以多看两次电影,而且不同区域放的影片都不一样。
  平时人们交往多了,对各家的情况都知根知底,通婚的年轻人也多了,我姐姐就嫁到了河对面的朱家山。姐姐结婚那天,长长的迎亲队伍在开心的锣鼓和悠扬的唢呐声带领下走过反修桥,披红挂绿的嫁妆让年轻人肩挑手抬着紧跟其后,走在最后的是我们送亲的队伍。姐姐走在我前面,那天她特别美特别幸福。走过反修桥,就离开本村到另一方土地上了,那里即将有她新的家,新的生活环境。沿途的人都聚到反修桥上,来看姐姐这新娘子,也有很多本村人来为姐姐送别。迎亲队伍走过桥头,姐姐回转身来,看着家乡的山水,看着送别的人群,姐姐哭了。大概是姐姐住在对面村里,我对反修桥特别亲切,每次去姐姐家都要从桥上经过,在桥上的石栏柱上坐上一会,看河里成群的鱼儿在草丛里进进出出游弋,有鲫鱼、鲢鱼、白条鱼、鲤鱼。我投入一块石子,河面上水花四溅,随之荡开一圈圈波纹,鱼儿受到惊吓,在水里四处奔跑,很快钻进了草丛里。
  秋冬时节,雨水较少,河里的水也小了,挽起裤脚就能下河捉鱼了,伙伴们把衣袖和裤筒挽得高高的,沿夹沟河摸索而上。当有人摸到鱼后就高兴地举起来向大伙炫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在辽湾段河床较宽水深一点的地方,我们就在上游用石头泥土堆筑起来,把河水堵在上边,再用背篓一边把水舀走一边玩打水仗。很快,活蹦乱跳的鱼就暴露出来,大伙七手八脚将鱼抓起往岸上扔。摸鱼兴趣消失时,我们的衣服早湿透了,头上、脸上、衣服上沾满了污泥。上岸时,天色已晚,这时才发现背篓还是空的,马上又担忧背篓装不满草回家挨打怎么办,牛没草吃怎么办。我们都顾不上扔在岸边的鱼了,抓起背篓就往夹沟河石拱桥边跑。秋冬季节割草都得找田边地角,崖上的草多已枯干。天色已暗下来,实在没办法了,我们来到石拱桥对面的竹林里将竹叶子割下来压在背篓下面,上面再割一些干草,很快背篓就满了,可是背在背上特别轻。回到家,我悄悄进了牛栏,将背篓一放就跑出来和弟妹一起玩。不久,母亲从厨房里出来叫我过去,我知道要出事了,吓得两腿直颤抖。母亲问我下午干吗去了,为什么没割草。我不敢撒谎,就把在河里抓鱼的事交代了。母亲问鱼呢?鱼在哪里?我说忘了带回来。母亲说怎么不带回来,那也是你们辛辛苦苦抓的啊?我没敢再说话。母亲又说以后要先把草割了再去玩,你要吃饭,牛要吃草,不能饿肚子。母亲没再说什么,也没打我,她自己去沟下抱了一些稻草回来给牛吃。那天晚上只有腊狗挨打了。他不下心割到了一些有刺的东西放在竹叶面上,他妈检查那背篓的草时,被刺狠狠的扎了,流出了血。腊狗妈见他没割多少草,还装些刺回来刺她,气得随手抓过一根棍子就打,打得腊狗左脚换右脚不停地乱跳。从那以后,我们都改变了方法,先把草割好了再去玩;从那以后,听说腊狗妈再没有按过他的背篓。
  家乡的石桥,给我的童年留下许多色彩斑斓的记忆,有快乐的,也有痛感着阴霾的。有一年汛期,有一天,电闪雷鸣,大雨如注,夹沟河河水漫过河床汹涌而下。村里一位少妇在那天冒雨跑过十几条田埂,跑过崖脚的小溪,跑到夹沟河的石拱桥上,跳进了洪流。沿途看见的村民发现她的异常举动,后面追赶过来,可还是晚到一步,没能拦住她。人们拿着竹竿或就地劈下树枝沿河岸奔跑,妄图挽回她的性命。两天后,才在最下游回龙河入口处的胜利桥边打捞起来。后来听说,少妇的丈夫是木匠,经常外出做木活,村里一个男人经常去帮她干些农活。有一天被人看到两人在包谷地里亲嘴,很快村里谣言四起,臭骂、白眼,冷嘲热讽让她抬不起头来,最后选择了跳河。在人们把贞洁、名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年代,人们陈旧的思想,导致少妇轻生的举动,永远刻在了我的记忆里,成了永远的痛。
  毕业后,我到了千里之外的沿海城市工作,回家乡的时间少了。这些年,心中总涌动着故乡的河水,梦中总看到故乡的石桥,故乡的桥,早已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而出现了质的飞跃!一座座公路桥,气势磅礴,雄浑壮观。桥上,汽车呼啸,摩托笛鸣,大货车、宝马车、奥迪车合奏着一曲曲交响乐。夹沟河上的公路和石拱桥已经扩宽了,铺上了混凝土,连通忠县和梁平二县,成了两县经济发展的大动脉。
  故乡的石桥,见证了故乡沧桑历史,见证了世代村民的勤劳和智慧,见证了家乡由穷到富蓬勃发展的巨变。故乡的石桥送我走出山村,走进了大都市,走向了社会这个广阔的天地。
  作者简介:焦朝发,男,重庆市忠县人。现为国家二级作家,深圳市大鹏新区作家协会主席,《大鹏文学》执行主编。出版有短篇小说集《流逝的深情》、中篇小说集《飘走的河流》、散文集《眷恋这一方水土》等著作。
  
  篇二:故乡的宝塔
  宝塔就站在我老家的后山顶上。
  站在山脚下,远远望去,你一定会肃然起敬,这哪是塔啊,分明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传说,南宋末年,县令在全县征集能工巧匠,花了几天几夜,精心挑选了好几百名匠师,历时整整两年的时间才建成了这座宝塔。这在当时,不能不说是一项巨大工程,也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走到塔前,你一定会被它的气势所征服。一千多年风沙尘埃的雕琢,一千多年雨雾雪水的滋润,每一块石头都是那样的沧桑、古朴,又那样的精致、鲜活。它们整齐地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密密地堆成塔身,直指苍穹。塔身呈八边形,共七层,每层塔檐八个角上都有一头石狮,工匠们别具匠心,把石狮子的每一个部位,甚至细小到眼睛,都雕刻得栩栩如生。石狮立塔中,大有威震八方之感。
  宝塔下面有一扇圆拱门。走进去,石块中的水汽,夹杂着苔藓的芳香扑鼻而来,凉凉的、淡淡的,让人感觉清爽极了。塔底足有十尺见方,很宽敞,抬头向上看,塔身由大变小,层层上举,壮观得很。光线通过塔身,从中间的孔洞中斜射进来,在塔内交织成美妙的、变幻莫测的图案,顿时让人产生如人幻境般的错觉。沿着几十级石梯攀上塔顶,你的视野会豁然开朗起来:蓝天下,繁华的“小南京”(新市老街的别称),滔滔的汨罗江水尽收眼底。(中国散文网 www.atfreeware.com)
  儿时,宝塔就是我们小伙伴的乐园,我们的快乐时光大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有一次,听老人们说这个古塔下面埋了宝物,趁着大人出门的机会,我们哥儿几个拿了锄头,偷偷躲在塔里挖了起来。挖了半天也不见宝物的踪影。正挖得汗流浃背之际,我爷爷突然出现了。平常连手指头都舍不得动我们的爷爷,那天破天荒开了“杀戒”,抓着我们每个人一顿好揍。等我们一个个安静下来,爷爷语重心长地跟我们讲道理,说这宝塔有灵气,是村里人的神,乡人如敬畏神仙一般敬畏它,保护它。谁动了它,谁就是要村里人的命!
  有一个故事,一直在村里人的心头保存着——
  1945年8月,日本人投降退兵时,一个受伤的年轻日本兵掉了队,躲藏在塔内。有一天,被一个乡亲发现了,他赶紧冲下山去报信。奇怪的是,宝塔似乎让乡亲们忘记了仇恨,他们找来了草席、棉被,送来了粮食、药物,像约定好似的轮流看护他。一天天过去,他的伤终于养好了。一个晚上,趁着夜色,乡亲们给他换好衣裳,派人护送他上了火车
  我特地问过父亲:“日本人那么可恶,不如让他死了,为什么还要救他呢?”
  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目光里满是严肃与坚定:“仇恨是有的,但仇恨归仇恨,良心归良心!”
  我发现,父亲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跟宝塔一模一样。
  
  篇三:故乡的小河
  在我沉淀的记忆里,浓缩着的一段难忘的岁月——儿时的眼里,那仅仅是一条小河,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在历史的回眸里,它却凝成故乡深刻在我脑海里一首永恒的歌。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每当想起故乡,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条清澈的小河,它让我无须昂首便能轻易地读到蓝天的容颜和飘逝的云朵。夏日来临,随风摇曳的绿柳如同披着长发的少女,在相互媲美,对镜梳妆;密密的芦苇荡是小河第二道天然的屏障。水鸟在这里恋爱,多情的野鸭不时放开并非婉转的歌喉在高声呼唤着迟迟未归的“新娘”,那此起彼伏、一望无垠的芦苇荡啊,是大自然为它们早早铺设的婚床。
  盛夏的正午,炙热的阳光烤得大地直要冒烟,树上的知了,扯着嘶哑的嗓门儿,拼命地叫喊。此时,躺在炕上午休的父辈们已昏昏沉沉渐入梦乡。这时,小伙伴儿们趁机悄悄放下手中粘蝉的长杆儿,三五个一伙儿,七八个一群,蹑手蹑脚地逃出家们,欢呼雀跃着飞快地奔到小河边,急忙扒掉身上仅有的那条短裤,早已顾不得欣赏童年的“裸一体”(童年的裸一体是世上最美的画儿),嬉戏着,黝一黑光滑的皮肤如一条条泥鳅般,争先恐后地一头扎进小河里……那滋味呀,比起现在的空调、电风扇不知还要美上多少倍。“扎猛子”、“打水仗”、“跃龙门”、“仰泳”、“蛙泳”、“侧泳”等,都是我们早已玩儿腻了的老游戏了。偶尔的收获,是逮到了鲤鱼的喜悦,那颗怦怦乱跳的呀,简直要蹦出嗓子眼儿,即使现在说起来,也让你当时简直无法领略……
  夕阳西下,噎人的风已变得渐渐温柔了许多,五彩缤纷的晚霞给忙碌了一天的小河镀上了一层金黄色。远处,母亲隐隐约约的唤归声,起自炊烟袅袅的村落。这时,尽管小河周围已是草虫低吟,蛙鸣如歌,但那都挡不住回家母亲烹煎草鲤时那“吱啦啦”的诱一惑……
  小河呀小河,我身上融汇着你的爱,你是故乡那根脉管儿里流动的血;小河呀小河,长长的岁月弯弯的歌……
  
  篇四:故乡的冬
  一
  叶落了,枯黄了,灰褐色的树枝尽在眼前,每条枝桠似乎都已经炭化了似的,北风也相继扑面而来,冬就真的就到了眼前。
  想着以前故乡的冬。早晨,当母亲拉开窗帘时,我就会惊喜窗上的凝结的白色窗花,那冰窗花犹如一幅幅连环画,组合得奇巧惊奇,一幅连着一幅,玲珑雪白,晶莹剔透,生气勃勃。看到这些,我的目光就会不由自主地流连在那一幅幅画面里,幻想着,惊奇着……这就是我童年的冬季里,常常一睁开眼就会入目的情景,如今在这恒温的暖气房里就再也见不到当初那么完整的画面了。
  儿时的冬天,印象中比现在要冷十分。东北的冬天当然是天寒地冻。母亲每日天不亮就起身,在灶膛里塞满柴禾,点燃,把屋烘暖。母亲在点燃灶火之前是不会让孩子从被窝里钻出来的,于是,我就会窝在暖暖的被窝里,看着母亲拉开幕布,将一幅幅,一帧帧奇妙的图像呈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个精致的世界,有连绵起伏的山峦,点满了落寞着的片片山花,山下当然是潺一潺流动着的溪水,连绵不绝。当然也会有郁郁葱葱的森林,迎风怒放的花朵……错落有致,疏淡相宜,简约灵动,浑然天成。这些景象你可以远观,也可以近看,没有丝毫的牵强,浑然一体,你可以尽情地想,只要你能想到的,都会得到满足。。。。。有仰首的大山,恣意飞翔的小鸟,万马奔腾,气象万千;有童话中的白雪公主,披着长长的卷发,清新可人,美丽脱俗,还有低头觅食的牛羊,飘逸的白云,摇尾撒欢的狗,蜷缩懒洋洋的花猫……。,各式各样,呼之欲出,就这样,一个个美丽的故事就会在心里段段生动起来了。那个时候电视还不普及,这些精致绝美的冰窗花也就是我的一个世界了,我幻想着,在那尽善尽美的图像里编制着一个又一个故事。我觉得那就是大自然赐予我的最美的礼物。
  随着室温的升高,太阳的爬高,冰窗花也渐渐地开始消融。那时,对于那美丽的图像消失时心里也生过惋惜之情,责怪阳光不近人情。但随后,也就对来日清早的冰窗花有更多的猜想和更多的期待,于是惋惜之情也就淡然了,对于那份新奇的憧憬叫人的心情云开雾散,顿时好了许多。穿好衣服,我就会在那冰窗花除去以后满是水雾的玻璃上用手指随一心一所一欲地画来画去,直到母亲拿了抹布抹去窗上和窗台的水渍为止。
  晶莹剔透,美轮美奂的冰窗花——到了冬天,它就像一截抹不去的影像那样,在记忆里重播。它浓缩了四季的风景,以独有的意韵展示一个迷人的世界,让我于寒冷的季节里触一摸一到别开生面的馨香和暖意,让我从孩提时就眼中洋溢着美,心里可以编制着无尽的故事,做着无尽的梦……
  二
  故乡的冬在那凛冽的天宇下,在那严冰冻结的日子里,周遭眼里呈现出一派枯枝凝寒,落寞荒败的景象。可一场大雪在这时就会飘然而至,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花晶莹透亮,霎时,落在树上,房屋上,菜地上,河流上,更落在每个东北人的心上田野。这时,孩子们就会欢叫着,冲出家门,跳跃奔跑在雪地里,似乎这美丽的冬天就是属于我们这些孩子的。小时侯,我总是和小伙伴一起堆雪人,打雪仗,那时力气小,堆一天也还是一堆雪,可我们仍会在雪里疯玩一天。渐渐长大了,有时我会静静地坐在窗台边,默默地看着雪簌簌地下着,看着雪慢慢将大地装点成银色;有时也会走出屋子,仰起头感受雪花落在脸上的那种凉沁沁的感觉,伸出双手去接着那晶莹透剔的雪花,看着她在我手心慢慢融化。故乡的雪啊,那才叫够味!尽管冰雪封途,人们举步维艰,人们被冻得呵气连天,只有一搓一手,跺脚的份上,可还是喜欢着这样的场景。那雪后的缈缈炊烟有股宁静的烟火味道,看了叫人温暖安心。
  在那寒冷的季节里,母亲会把柿子冻在一个缸里,一般都是晚饭后拿进来解冻,父亲极喜爱吃。我却不喜欢,我只是喜欢吃冬天里的冻梨,一种叫秋梨的,冻了后外体发黑,放进水里解冻时会结成一成厚厚的冰碴。农家里因为日子清贫,也就这些吃的。由于姥姥辈分高,每年快到春节时候,常常会有亲戚来看望。亲戚们通会带来蛋糕,现在市面还有的卖,苹果之类的食品。姥姥就会拿出来分给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们吃。姥姥说:“小孩子,多吃点,好长身体。”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有些愧对姥姥,我们吃的日子在后面呢,真是有不孝的感觉。可是,在那清贫的年代里,那种美味的诱一惑力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真的是很大。
  三
  说起故乡的冬天,还不能不提起那酸菜炖猪肉。取来酸菜,搞一点五花三成的猪肉,放一点调料,一锅北方最有特色的菜就做好了。吃着妈妈做的酸菜炖肉,看着窗外美丽的雪景,聊着喜爱的话题。当时觉得真的是惬意美好!
  北方的冬天,早晚点火烧饭时屋里温度是最好的。平时姥姥就用一个有着宽宽沿的火盆取暖,那是母亲做早饭后灶膛内余留的下来的玉米杆或者玉米棒的余火,这种火温能维持多半天。常记得,我在屋外疯跑疯玩后跑进屋里去,把冷了把双手放上去烤,一会儿周身就会暖和起来,通体透着舒服。但是如若双手冻得时间太长了放上去烤时,双手就会有麻麻的,痛痛的的感觉,特不舒服。嘴馋时还会把一个土豆或者地瓜放进去,个把小时一个烤土豆和烤地瓜就好了,三下两下把皮扒掉,一个土豆或地瓜下了肚,香甜无比。有时姥姥还会把一个鸡蛋用水浸一湿,再裹上一层白纸,然后把鸡蛋放进火盆里,嘴馋的我就会眼巴巴地看着,等着……熟了后当然还是一顿美餐。
  更有趣的是,哥哥带着我去冰上滑冰车,跟头把式地不知会摔多少跤,但是,在冰上玩是我最开心的事了,我坐在冰车上有哥哥拉着冰车跑,我开心地笑着……。一会儿,衣服就会被弄脏,回家后当然会少不了父母亲的呵斥。可那是开心,是娱乐,第二天还是要去的。回家的路上再碰见一个扛着糖葫芦靶子的人,用零用钱买了两串,哥哥手拉着我,一路甜香无比……。
  冬天的故乡,是喜气洋洋的。入冬以后,便迎来了人们最盼望的节日,一年一度的春节。在这个节日里,家家户户都挂出灯笼,贴上红对联,大人们忙里忙外,准备各种美味。小孩子燃放爆竹。
  故乡的冬天,虽没有太多生机,却有白雪来装点,虽有严寒,但有亲人的温暖。冬天的故乡充满了冬天的气息,温暖而美丽。
  我常常在想,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的,有人选择出去旅行,有人选择在事业里博得成绩。也许,背上背包,带上自己多年辛苦的积蓄,期待着归来后的满满幸福;或者是躲在小小的床头,翻看着自己喜爱书籍。我想,翻看一段旧时光,也一样会润泽我们有些迷惘着的心,同样是一种幸福。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26851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