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8-10-27    阅读:60 次   

  
  篇一:一场独白
  雨夜,清秋,四周寂寥似是无人,而在这样沉寂的世界中,一些不太细微的响动在提醒着我,我还凑活的存在着。
  就这样的蓦然度过了十八载春秋,这十八载,我读过书,练过字,也打过架,逃过课,有过一些伙伴,失掉过一些朋友,尽管现在还是都有了一个稳定的生活。
  那日,我的一个“朋友”来家中小坐,谈起了我们的过往,使我想起来一首很老的校园歌曲《同桌的你》,那天的我们沉浸在了一片虚幻的梦境之中,而,我还是记住了一句话:凡世浮尘的过往,带来的不过是烟云散尽——还有卑微的将来。
  想来朋友为何能够称之为朋友,或者是因为彼此的利用,或者是因为彼此能够互相兼容,或者在茫茫的尘世中,找到一个所谓的好人,我想来只是因为关系上比别人多了一层迷雾,而,雾散去,我们能够留给彼此的还能有些什么呢?只要在彼此的生命中,留下点什么就知足了。哪怕是惨淡的记忆也好啊。
  每个物件都有着自己存在的意义,我,普普通通的人,却是在迷茫徘徊中苦苦搜寻,搜寻着我的过去与未来,到了最后,目标确实找到了,为了生计,我们要努力——为了生活而生活,其实做到如此何来的容易,这种心态,有着一股子淡淡的厌世,有着一丝的期待,有着一撇的眷恋,还有着一痕的无奈,无奈中透着些许的艰辛与沧桑。而我们到了这种时候,或许连过去一并忘却了,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了目标,亦是不存在方向。过去又是什么呢——不过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篇二:独白
  隔窗眺望,看着越来越多的人陆续回到学校,心情总会澎湃万分,浮想联翩。回想到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也是这么步履蹒跚,一拖一走,在亲人殷勤的相拥,新朋友的自我介绍中,交织着最热闹的风景,跟路边的水杉组成一幅伊人回眸顾盼图。
  现在青春褪去应有的热度,重新着上新装,青涩转而沉稳,我们还是当年的人,只是变得更加成熟,有点沧桑,又有点磨砺后的重生。是的,我们从离开时不在乎这段友谊是否还能继续多久,到回来话痨一般,喋喋不休。说是烦躁也带有点轻浮,可能这就是这个年龄段才有的性格,干什么事都可以热血沸腾,做什么事都可以义无反顾,处处显山露水的表达着我们的炽热激情,不顾一切的不顾一切,不顾一切的顾及一切。
  于是我开始疲于应付各种繁复的活动、多场合的交流,直至累的精疲力竭、声嘶力竭也没有停留的喘息之地,才慢慢看透看清走来的步履沉重。我不但迷失了自己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也把自己的心轻易抛弃在破败不堪的处境里,看起来楚楚可怜,却少了一份宁和与平稳。面对还未处理、还在处理的事,我真的想把一切撕碎的冲动,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还是我当初想要追求的生活吗?当然不是,这样耗着精神又不知道结局是什么的生活,做梦都不想要!更何况,原本就没有多少精力的躯体根本承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负荷。如果每一次都是透支我的体力,我想我的生命再怎么延长,我的梦想还是会像草原上的野马脱缰奔走,一去不返。(中国散文网- www.atfreeware.com)
  生活或许有多种无奈,欣欣向荣的那种却不是最迫切需要的。走过的、没走过的还是正在走的旅程,每一步如同桀骜不驯的性格,迟迟不肯屈服社会带来的压抑,常做叛逆的姿态,透露在昂首挺胸间。其实我是在等待自己的醒来。好比现在,每个人都在述说每个人的经历,或多或少都带有点急功近利、炫耀的口吻,但说者无意,听着有心。那些繁复的语言交织的场景逐渐变得更深邃更难堪,突然想逃离这样的樊篱牢笼做自由的夜莺,飞回森林母亲的怀抱。看那熟悉的坏境,再熟悉不过的枝叶繁茂,筑成自我安静的小窝。
  刚刚我问自己,如果这对于我来说算是一种逃避大学初始生活的结果,我该怎么办?如果现在对比那些奋斗在其他大学努力向上的朋友,我是否会看到自己泪流满面懊悔不迭的样子,并且用手擦拭眼泪时,那种于事无补的悲痛挣扎越发显得无奈。
  我开始怀念那些静的时刻,没有挠人的声响做伴,也没有灯红酒绿的应酬需要应对,唯有独处一室,独享一茗茶。恰好手中紧握一支钢笔,把岁月凝固在手上,流淌在纸上,宛如娓娓道来的钢琴曲,说不出的恬静与安详。平日里网罗的残篇断简,此时如有神性恰如其分的描上曲谱,填上歌词,一如精致的一篇文章,工整有加。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每个人都是残疾的人,因为每个人都必须接受现实与愿望之间的距离,都有无法实现的梦想,所以都有残缺”,史铁生如是说。我想我的残缺,正是不合时宜常爱静的性格,其实谁都没有错。开学也好,不开学也罢,无法遏制的总归是无法解决的,想过逃避,想过放弃,不过只是一种心情的放归田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过一段时间,山涧的小溪洗涤了尘世喧嚣的蒙尘,带走了浮躁不堪的挫折感时,轻松的感觉自然而然显得尤为淡定。
  相对时间就是这样的,把手中静躺的惊心动魄与平淡如水的影子吹去,不留痕迹。而拭去的影子依然静静的躺在角落里,安心等待下一个出发点。虽然这都是偏爱的不同,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但那一份不咸不淡的饭菜终归需要解决,就像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外面的路灯还在忽明忽暗,我小心的走进自己的书桌,挽起早已蒙尘的桌布,桌面上那被手臂经久擦拭出的光亮,在台灯下重新焕发光彩。也许那份浮躁与兴奋的时间段真的不属于我,我只是一只逃离樊笼的夜莺,站在悠然深邃的树枝上唱着婉转动听的歌而已。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40666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