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8-11-08    阅读:48 次   


  篇一:曾经,哭醒过晨光
  玉烛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裘枕寒。梧桐树,三更雨,
  不知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更漏子》
  第一次见到这首诗的时候,就觉得它写的很美,却不知道它的意思。
  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见面,可是,我却戏剧般的与你同校,按你的条件,完全可以上比这好的多的大学。
  我是高三,你是高一。
  你还是个完美的少年,容貌,声音,家境,所有的美好,上帝都毫无吝啬的给了你。
  我们至始至终没有一丝交集,就像我们从未相遇。
  那天是与别的学校举行的篮球友谊赛,你是主力。中场休息时,你穿着队服,神色焦急,冲冲撞撞,一手推开我,也许是力道太重,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我以为你会很霸道的说:“这是你撞的我。”可是你却把我扶起来,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行色匆匆的离开,我拍拍身上的灰,自嘲的笑笑,我以为自己会有多了解你。
  十七岁,孤独的十七岁,像一片海,像一片全世界的海。
  我在学校也算长的姿色出众,追我的人自然不少,可是,我觉得他们都不及你的一星半点。
  在夏末,我答应了与同级的一位男生的交往,原因只是觉得他与你眉眼处有几分相像,有很浓重的异域风格,像是德国人,我问过他,他说他是德国混血。他姓唐,名亦明。而你,姓安,名没蓝,没是读淹没的没。
  唐亦明对我很好,会乖乖地等我放学,然后送我回宿舍,哪怕只有几步远。他会在宿舍楼下拥抱我,告诉我他爱我,我会回他:“我知道。”淡淡的,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然后他吻我,轻轻地,却又好像很凝重。我偶尔会动心,却不是爱,是感动。
  唐亦明,他,真的很好。
  今年的秋天来得有点儿晚,还算不得是初秋,只能说是年夏末,有种很好听的说法,叫“夏天的尾巴”
  唐亦明在星期天约我去了泛江公园,那是一处很大很美的艺术公园,种着几棵很大的老榕树,长长的须垂下来。
  他握着我的手,轻轻地放在树干上,说:“听听树爷爷的声音吧。”他的声音也如你一样好听“骗小孩的东西,我可听不见什么声音”我故意不解风情,他笑了,说:“莫可儿,你这样真有点可爱,虽然你平时很凶。”他顺势把我拉进他的怀抱,像蜻蜓点水般发过我的额头。我突然很想哭,他真的很好很好,但为什么偏偏我爱的人是你?
  
  篇二:曾经,哭醒过晨光

  我是个孤儿,应该可以这么说,我以为我的一生都是悲剧。
  八岁,被人贩子拐卖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想念我的妈妈,想念我曾经的儿童房。
  我和你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儿吧。那时的你穿得像个高贵的王储,而我就像是个可笑的小丑:缝着补丁的旧衣服,外面还系着滑稽的满是油污的围裙。总而言之,你眼中没有我。(中国散文网- www.atfreeware.com)
  我现在的妈妈对你很温柔,你要什么,她都会想尽办法给你,你的父母很有钱,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你送来这里,所以你从来不懂的缺钱的滋味。
  你开是始使唤我,为难我,而我惧怕你,不敢接近你,那时的你像个恶魔,浑身都散发着让人不敢靠近的气息。
  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翻了你的茶,你的脸色很难看,我急得哭了,不知所措,以为你会骂死我,可是你却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把我温柔的抱在怀里,说:"这不是好好的吗"这种被你抱在怀里的感觉很奇妙,我小心翼翼的守住这份奇妙,害怕他离去,害怕失去。
  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变得微妙,我开始试着发现你的好,你也不是那么的目中无人。
  后来你的父母来接你,我躲在小屋里偷偷的哭了,我想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是,见不到你不是更好吗?少了一个使唤我,看不起我的人不是很好吗,为什莫我会这样不舍,心这样的痛,像被人掐着,喘不过气来。
  其实,你知道吗,你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你平时不苟言笑,可是当你睡着的时候,你也会笑,笑的很灿烂,我的房间离你很近,有时为了看你,半夜也要爬起来。
  你有时也会待人很温柔,不过很少。
  有一次你表妹来看你,是个温婉漂亮的小女孩,你很温柔的对她笑,满脸满眼都是宠溺,好像把全身的武装都融化开,这样的你,让人觉得不真实。
  记得你刚来这的时候,你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把屋子前面的菜全踩了个稀巴烂。第二天,我把你踩坏的菜全拔了,种上了新菜种,你看见我在种菜,像发疯一样把我推到,当时我知道你再发火。
  现在你走了,把我的喜怒哀乐都带走了,把我的心带走了,我舍不得你,舍不得那个任性的你。
  我会等你,一直一直,很久很久…。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41042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