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8-11-13    阅读:470 次   
  篇一:如烟往事,落笔成风
  如梦如烟的往事,洋溢着欢笑,那门前可爱的小河流,依然缓缓向前,每当听起这首歌,思绪就被牵至童年那欢乐的时光,孩提时的快乐,已成如烟的往事,伴随着风慢慢飘散,散去的只是时间,散不去的却是那绵绵的回忆。
  岁月如歌,回忆是曲那零零碎碎的回忆是曲中的每一个音律,快乐时音律是欢快明亮的,悲伤时曲子的旋律是灰暗低沉的,因为有了欢乐悲伤,曲子才不单调,童年是五颜六色的,像一张五彩的糖纸,别样的好看。
  不知何时,流逝的岁月带走了那些属于我们的快乐,留给我们的只有那挥之不去的回忆,那张被岁月刻下痕迹的脸上,再也寻不见昔日童真的面孔,看到的只是一张张写满惶恐与伤感的面孔。明媚的忧伤在阳光的下显得越发的泛黄。那些属于我们的时光你可曾记得,那些儿时一起哼过的歌谣你能否回忆起,还有儿时自己动手制作的风筝,傻傻的我们迎着风儿奔跑,欢呼着,跳跃着,试比谁的飞更高。如今这些都成了破碎的记忆,游弋在脑海。
  往事如烟已落下帷幕,记忆里只剩下青春的迷离。我曾试着拒绝长大,却发现终究抵不过流年的眷恋。岁月在过去呜咽,时光在春日里流转。于是我学会了孤单,过着孤单的日子。喜欢阿桑的歌,尤其喜欢叶子里的那一句“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这不正是自己的写照吗。
  摊开掌心,数着那些褶皱的回忆,看着那些脉络分明的往事,你是否会黯然神伤,是否会郁郁寡欢。仰望苍穹,群星黯然,是谁拿浮生乱了流年,又是谁拿流年模糊了容颜。如烟往事,是否会变成沧海桑田。
  淡淡的往事,如丝丝青烟,牵着我扯不断的情愫。斑驳的岁月,从此披上了一层迷蒙的轻纱。让我带着对你的无限眷恋,度过这无言的青春年华。
  岁月苍苍,思念未央,如烟往事,落笔成风。
  
  篇二:如烟往事,不留痕
  不知不觉,时间便已悄悄逾越过四月的门栏。回首相望,自我们开始踏上命运的轮盘,到褪去以往的喧嚣。几许落红,几多惆怅,将来时去路装点得如此多娇。还记得,去年三月的清晨,跟随着那些匆匆步伐的行人,让自己的背影逐渐淹没于他人的视线中。望着深邃的天空,不知为何,竟让我有种寂寥而又苍凉的感觉。想起,自己的人生旅途,仿佛一本被遗弃的日记。情节一片精彩,只是没有结局。于是,我茫然的思绪奋力的奔走于指尖,苦苦寻找通往昨日的痕迹。
  回不去的过去,我期盼的曾经,无休止境地沉沦着。其实,我很害怕黑夜的来临。那种清冷的氛围将一切都淹没于无声黑暗中,凌乱的吞噬着我的神经,让我怅然的思绪飘渺的荡漾于指尖,全然找不到来时归去的线索。
  伫立于微凉的窗檐下,听着窗外呼呼的风雨声。燃起一支烟,听那仿佛天地的呐喊,不断的敲打着我脆弱的神经。那清冷的氛围,伴随着袅袅升起的轻烟,幻化成一根根思念的红线,吹动你窗前那一串串的风铃,摇响我灵魂最深处回音。如风的曾经,化作点点笔墨,止不住心事的流露。一横一竖的来回奔跑于指尖,最终,演变成一场不食人间烟火的舞蹈。
  或许,忙碌的生活剥夺了我们很多的色彩。让我们没有过多的精力,停下来看看周遭的风景。不经意间,绿了芦苇,长了个头,稚幼的笑脸逐渐变得成熟。一直忘不了,那年的那群人儿与故事,一直忘不了,与昔日的好友一起挥洒笔墨的情形。
  梦中有痕,醒时无迹,忘了多久,没有好好重复的去听一首歌。忘了多久,没有静静的去品一杯茶,匆忙的我,似乎早已忘记通往明天的路标,没有回首,没有感叹,昨日的笑颜早已抛却,枯萎的青春早已忘记祭奠?
  都说,一梦为天堂,半梦是花开,何故,独自伤心彷徨。为何,心绪总是找不着出路。轻捻时光,惊醒旧梦几许,笑叹今昔又何年。我茫然的思绪,化为今夜的缕缕哀伤,我欲把酒问明月,明月却无言。唯能借笔抒情意,奈何情难尽,独看春花开。
  时光飞逝,岁月蹉跎,不经意间,忘了流年,老了容颜。却原来,一直以来只有文字最懂我的心。早已记不清,有多少个与之相同的夜晚,喜欢点开一首音乐,沉沦于婉转哀怨的曲调中。喜欢来回的奔跑于一个又一个好友的空间。看看多年前留言和他人的足迹,想想多年以前的事情,任凭忧伤悄无声息的爬上心头,竟莫名的喜欢上这种感觉。。。。
  时光走过了这么多年,原来很多东西都在不知不觉间变了很多。流逝的风景,昔日的容颜,还有心态、似乎连曾经的记忆也都变得模糊不清了。改变的东西那么多,唯独却没有痕迹留下,是岁月的沉淀太过于悠久,还是记忆的封面上掩盖了太多的灰尘。
  “沾雨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清冷的寒风,瑟瑟的流淌于心间。而岁月的流淌却没有回头的余地,看似温柔的拂动下隐藏了几多的萧瑟。归来归去,雨过天晴,多少尘世的铅华被洗净,又有多少沧桑的心灵被叹息。
  时光悠悠,梦也悠悠,听时光滴滴哒哒地流逝于指尖,望着一行行落寞的文字,多少无奈藏心中,多少惆怅化无言,若能无情,谁还有泪,只怪梦里花太红,刺疼了心中朦胧的眼。
  年华虚度,旧梦如歌,人生就这样匆匆划过二十余载。几经年华,几度春秋,走到的人海深处泛起回忆的浪花,只可惜,如烟往事不留痕,唯有笔墨诉哀愁。
  
  篇三:如烟往事
  我们会说往事不堪回首,其实,有些往事回想一下,还是意味深长的,像城南旧事一样,越是久远,越显出古朴、宁静和温馨。
  我说的这一段往事却发生在城外,那是七十年代的乡野。虽是“文革”的尾声,但是,我们随教书的父母下迁乡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冬日的乡野褪去了青草的气息,霜染冰封,总是寂静和空旷的。然而,任何时候,人们都不会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基层干部在积极组织着歌颂祖国、歌唱生活的文娱活动,一时间,村部里聚集了青春焕发的姑娘和小伙儿,母亲成了编导。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姑娘和小伙子们,绝对谈不上什么艺术的功底和熏陶,但于歌舞升平中欢聚一堂,确也给人带来了春风扑面的热闹和暖意,尤其是在那个时候。至今记得这样的旋律,这样的场面:四个手捧花篮的姑娘,围绕着四个穿军装的“解放军”,鲜花艳艳,红星闪闪。她们唱着:“解放军呀是亲人……”其中的一位小伙儿,在领章帽徽的辉映下,英气逼人,他是舞台上唯一受过教育的高中生。观看排演的每天都有许多人,包括大人和孩子。一个偶然间,我扭头发现身边站着一个比我还小的小姑娘,那张小脸蛋与台上的高中生有些相像,感觉他们是兄妹,后来被证实了,只是这小妹妹的脸上有花蕾的娇媚,我无法形容那张美丽的脸,那个仿佛艺术品的五官零件,我只能说面容如画。后来我把这个惊喜的发现告诉了家人,称之为“画子脸”。不久,她入学了,就在母亲的班上,同时入学的还有弟弟。对于“画子脸”,父亲有些好奇,因为美好的事物毕竟是稀少而令人珍视的。一个放学后的傍晚,我们把她领到了家里,让父亲瞧瞧。来到老师的家里,她似乎有些受宠若惊,也有些含羞,她一直低头笑着,父亲蹲下身子,微笑着审视着她,或许是被一种美感动了,父亲对着她轻声说了这样一句:“你长大了到我家来,好不好?”她还是低头,含羞笑着。临走的时候,母亲从箱底里找出一些我们穿小了的衣服,让她带回家,当时我们并不在意她能听懂什么,更谈不上还有什么超出言语之外的东西,虽然我的长一双大眼睛的弟弟也刚刚入学,而他俩都很小,难道还能有某种“对号入座”的联想?她回家了。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肩上仍是斜背着书包,手里却提着一个竹篮,她把篮子放到我们的桌子上,笑眯眯的,不说一句话,篮里装着满满的花生,是炒熟了的。到现在还记得那篮花生炒得极香极脆。
  我们都渐渐地在长大,渐渐地远离昨天,远离童年。生活如水一样地浸漫,地一样地延伸。不知是什么时候,什么年月,那个小姑娘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或许是因为她日趋平庸,或许是因为她的生活日趋黯淡。总之我们不再见到她了,偶而,即使相遇,也不再唤起某种让人感动的情境了。干脆说,我们已经将她连同过去,一起淡忘了。
  其实,生活本无游戏规则,也绝不遵循什么逻辑秩序,它往往并不按照人们所预想的方向发展。人,是很难把握生活,左右命运的,无论是人与环境还是人与人之间,双方的某种协调,某种感应,都是一种呼应的关系吧,这种关系如果失调了,对于双方都是悲哀的:一方面,你再也不能唤起对方的怜爱与善良,不能渲染一种情绪,一种风景;另一方面,对方也不能再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再给予你什么了。
  往事如烟,父亲的一句“你长大了,到我家来”,或许早已随风飘去,或许还长久地萦绕在一颗纯洁的心灵里。
  一个偶然的机缘,母亲遇着了她的母亲,很自然地提起了她,她的母亲无奈地诉说着:“二十五岁了,还不愿订亲,因为你们家的儿子也没订亲。”天哪,这话该从何说起呢?弟弟至今还蒙在鼓里呢!二十五岁呀,若在较高的层面,就是四十五,也还称得上青年,可在农村,在乡下,这个符号已够得上“老姑娘”了。
  面对往事,我们只能说,世事变幻莫测,而这样的世事,一经生活的漫延,岁月的淘洗,时间的逆向流动,而归于无声,归于无形,正如我们常常唱的那句:“你对我像雾像雨有像风……”它永远于似真似假、似有似无之间。这也许正是它的可爱,也许正是它的可悲。
  歌声会再度响起,鲜花会再度开放,阳光是一样的明媚,2018新开户送体验金是一样的清朗。不知她现在生活可好?在飘逝的日子里,她是否还记得昨天的歌声和鲜花,昨天的太阳和月亮?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41174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