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8-11-13    阅读:143 次   
  篇一:桃花溪
  桃花溪早在神往之中,每每看到桃花,眼前就会幻化出一幕幕孩童时的我,在烟雨中的桃花溪嬉戏场景。细雨菲菲,雨丝子密密的,似雨似雾,丝丝缕,漫天撒下轻丝罗帐。独自漫步在一条由青石板铺成的通往望山阁的小道,右面是中粱山巍峨山峦,山峦下不见有溪,只有联袂而来,一版墨青满是桃花树与荷叶的溪水,原来春夏水涨,将对岸那桃花溪与荷塘连为一体了。岸边一只潮湿苍黑的渡船,在原来的地方,静静地,静静地若有所思。
  溪水墨青地静,偶尔贴一朵无声的小旋涡。蒙烟细雨最是缠缠绵绵地难以招架。那古意盎然的山廓和许多心绪,也都湿漉漉让人难以招架了罢!桃花依然像古代那样地开着,在岸边,在水里,在那种烟雨迷蒙的意境之中,静静的濡染着生命的嫣红。我突然想起,江水和桃花和谐组合的桃花溪,似乎是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是等待我呢,还是等待欣赏它的人呢?
  蒙蒙烟雨依然无声无息,无声无息地编织着暮春的桃花溪。乘船渡过溪,来到那满是桃花的树林中,船舷四周是无数的粘满水珠而倾斜的荷叶,时不时常会看到几片桃花瓣在水中,这时会吸引一群可爱的小鱼随它流淌,也会有那么一两只青蛙在荷叶中,畅快淋浴。一阵哗哗的水声由远而近,顺着溪水闻声而上,前方百米处一块瀑布自山顶而来,到此处地势趋缓,但水势并不小,清澈纯净,从山石之上奔涌而过,溅起无数碎玉般的浪花。
  山涧两侧桃花树葱茏,拾阶而上,不断有水珠从叶尖与桃花中滴落,渲染着雨后的水润和晶莹。因为离前后的瀑布稍远,远处山林里偶尔传来声声鸟鸣,和应着山路一侧隔着树林传过来的山涧的流水声,且当伴奏,而什么样的主旋律都完全有你从心头生起。雾气弥漫,停船放眼四处,朦胧的感觉逐渐变得强烈。飞溅的雨雾带着微风与几片桃花瓣几乎把全身都包围起来,闭眼抬头张开双臂,感觉如小猫舌头凉凉地舔着面颊。风有花草的气味,雨有花草的气味,溪水有花草的气味,中梁山那墨黑色嶙峋的崖岸有花草的气味。溪水不倦地流,小旋涡似一朵朵水青色的小莲花,开在多少有些禅意的墨青色的溪面上。
  我这才发现,进入了人间的天堂!
  
  篇二:感受桃花溪
  大凡能用开眼醉心的“桃花”一词命名的风景,都会让人赏心悦目,深刻难忘。鄂皖交界的大别山腹地、英山县内的桃花溪便是这样一个极好的去处。(中国散文网 www.atfreeware.com)
  重阳佳节,天高云淡,秋阳杲杲。爱女张章陪护我搭乘开往皖南的旅游车在岳西下了高速公路,再在绿树掩映、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穿行,越过来榜街,登上烂泥坳,观光包水河,参观红军二十八军军政旧址,游览昭关长城,食宿翡翠的鹞落坪的农家乐。翌日前往观赏十五里的桃花溪。我不仅用双脚丈量了山谷蹊径,而且用我的感官分别感受溪流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如诗如画的美景,如歌如乐的声音,或香或甜的味道,或热或凉的气温,仿佛融化在这山光水色的仙境之中。
  桃花溪藏在江淮分水岭小岐岭下的一片苍翠如滴的峡谷之中,上游尚无路可通,下游通过农田与村舍,注入一座人工湖中。我们选游的只是从象鼻挽水到黑龙潭一段,对桃花溪的奇身、瀑潭及花木、岩石进行品尝。
  所谓象鼻挽水,顾名思义,就是一座横向的山峰,将本该在直泻下的溪水生生地截住,逼它无路可走,只好乖乖向东转弯,跌跌撞撞,举身跃进深壑的青枫林中。它在那里喘了一口气,转悠下,又被象鼻牵动,再由东向北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恢复原来的样子,西向流去,顺着山势或直或曲,或宽或窄,或明或暗,或深或浅,或快或慢,唱着欢乐的歌,弹着动听的琴,跳着优美的舞,奔流下山,营造出一个又一个好看的景点。
  最抢眼的是瀑布。它有大小、高低、宽窄之分,又有单股、双股、多股之别。瀑之白,如碎雪,如樱花瓣;瀑之形声由山势、风向而多变。有的如幕帘,有的如竖琴,有的如野马;有厚有薄,有粗有细,有轻有重,有的窸窸窣窣,窃窃私语;有的潺潺流响,如丝如竹;有的活泼,时几顺岩细流,如孩童咿呀学语;时几抛珠撒玉,嘻嘻哈哈;有的胆小、羞涩,不让触摸,只给一道白光,一丝清凉,一个笑意;有的胆大,如龙如虎,使人敬畏,壮人胸怀,比如三十多米高,分成三级九股的名叫“九龙瀑”的大瀑布。它从丛林中,石床上直泻而下,被蒸腾的雾气围绕着,好像白花花的巨龙从山上猛扑下来,似吞天化地,巨大的水瀑气势汹汹的撞击着刀削斧砍的峭壁,被划成无数的、横七竖八的水流,飞溅得不忍分离,又闪电般地集拔起来,更疯狂地向下面的岩石扑去。而后,又激起无数冲天的水柱和水花。瀑布没有被征服,即便摔得粉身碎骨,也重新凝聚起来,汇成更大的力,不断地翻滚着,吼叫着,抖动着拳头,凶狠地向犬牙交错的岩石撞击。战栗着的山光,发出低沉的呻吟,也很快被飞瀑的咆哮淹没。奔泻的瀑布冲击岩石和沟壑发出骇人的吼叫,以震耳欲聋的巨响闯入石潭,而后悄无声息,静静躺着。顷刻之间,便是带着更凶猛的水流和雷霆般的轰鸣,冲入深潭。
  我站在瀑布脚底的巨石上,屏住呼吸,仰首凝望,细细思索。在阳光照射下,雪白翻滚的洪流风驰电掣般地向我们压头盖顶打来,似闪电,似流光,似迅雷,似暴雨,似飞烟。我顿时觉得生命失去了平衡,不知声响,不知湿衣,不知凉冷,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倾斜。我被融成一滴水,汇入流瀑去滋润生灵。
  瀑布之下就是潭。潭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形也无形,千姿百态,可亲可爱。有的泛白,像镀上水银,白光闪闪;有的像绿叶,平铺着,厚积着,它松松地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它滑滑地明亮着,像涂上“明油”一般,有的像蛋清那样轻,那样嫩;它又杂尘滓,宛如一块湿润的碧玉,青青一色。有时动,水波像婴儿脸上的微笑,向四周泛展;有时静,如碧玉,如明镜,照着山鸟蜻蜓的身影,有的女性游客也在潭边斜着身子照一照脸蛋和衣装;潭水清,潭水纯,口渴了,还可以捧上一捧润喉润心,清爽爽,甜丝丝。有的潭如底如屿,如嵁如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佛。潭中的水草、圆石、小鱼、幼鲲与山蟹,在日光照耀下,或蛰或动,历历可见可数,似与游者相乐。
  岩石、林木与泉流,是构成桃花溪美丽的三大元素。这些岩石,大如椽屋,小似拳栗,有的青,有的褐,有的有形,有的无形,花样百出,皆可欣赏。至于树木,生长在深山水中的多是松桧枫榉等,你挨我,我挨你,抗拒着狂风暴雨,闪电雷鸣,冲天向上,无不把醇厚的绿色张扬到极致。城里的公园,那些树林尽管得到精心的呵护,可是它们的叶片总是难得有发光的时候,而桃花溪两岸的树木,一片片都是翡翠制成的晶片,一阵风来,无数的露珠叶片上同喧喧的鸟声一同落在行人的衣襟,便有了拂之不去的梦痕。
  我们去的时候,虽然桃花已谢,果实已收,但不遗憾,因为我们看到一树树、一排排、一片片还未脱去绿装的桃树,我们可以想到:“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蜂舞喋喧的盛况:红光闪闪,璀璨夺目,像火把,像火龙,像火海,把山谷照得热气腾腾,闻到扑鼻的香味,更不必说那果实累累的丰收景色是多迷人了。
  代替桃花美景的还有“梅、兰、菊、竹”四君子的兰、菊、竹以及红叶和杜鹃了。
  在深深的桃花溪里,我看到了一株株、一丛丛幽兰,虽然没有开出淡黄、淡绿、紫黄胭脂浓香扑鼻的鲜花,但它细长、硬而不脆,软而不柔,绿油油的叶子,注入了山野刚柔之气,风雅华贵,精精神神,美化着溪谷,净化游者的心灵。值得一提的是山菊花,它无须人工培植,施肥灌溉,自然生长在溪谷的道旁,很不起眼。但是它一株连一株,一簇连一簇,开得那么热烈,多么茂盛,那黄的、红的、白的、紫的,一朵朵、一簇簇,迎着山风,争妍斗艳,喷芳吐香,给游人满衣的香,满脸的笑,满嘴的赞。
  至于竹,它在桃花溪并不唱主角,只是零星点片,但不失个性,点缀山谷。有的粗细相杂,有的粗如碗口,有的细,如笔杆,但都伸展细长的枝叶,挤挤攘攘,争相生长。山雾间着竹林,像给每根竹子涂上了一层釉彩,更添了一层翠绿,山风吹拂,沙沙作响,竹波滚滚,绿了眼睛,荡漾心胸,给人以刚劲、清新、生机盎然之感。
  弥补没有桃花开放的不足还有红叶。这里的红叶,虽然不像北京香山的红叶满山遍野都是,如火如荼,如云如霞,像火龙,似火海,丹叶闪烁,千枝撼红,丹赤耀眼。时而在丛林中突现,时而在淡岸展姿,既把美姿艳色留在游人的相机,更刻印在他们的脑海中,记在心坎里:“透看一树凌霜叶,好似哀颜醉里红”、“停车坐看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万绿丛中一点红”。我被枫叶的美色的感动,于是口占一绝:
  山野庭园草树丛,容颜不易四时同。
  无须粉饰争芳艳,丽质天生自在红。
  还有一些秋杜鹃,从石缝里、泥土中、溪径边一株株、一蓬蓬挤出来,用它翠绿的枝干开出既有红、黄、粉色,又有紫红、白色的花,密密层层,重重叠叠,似锦绣堆,给幽静的山谷增添热闹,给游客增添情兴。
  观光这些景致,就会令人生出无尽遐想,但真正让我流连忘返不忍离去的,则是这一脉奔腾不息的水。它是山中的一条银链,一条生命线,是画廊的主题,是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的主旋律。面对桃花溪湍急,以及由它滋养的花木草鱼盛况,我既振奋,又忧虑,再一次俯下身去,双手掬水,酣畅牛饮。
  祝愿:青山永在,绿水长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141175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