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验证手机号送彩金

时间:2017-01-08    阅读:379 次   
作者:小于


  离开老屋将近十年了,但每年都要回去好几次,多是在年关或夏天。年关的时候,通常是全家扶老携幼一起回去,主要是清扫房屋内外长时间积淀的尘土及其周边枯萎的杂草。随后,完成一年一度的年关祭祀,热热闹闹地放几颗鞭炮,增添些喧嚣的气氛,使老屋不至于总是那么寂静。铜仁的夏天永远肆无忌惮的闷热。所以,夏日里总想偷出些闲暇逃往老屋。
  
  老屋四面环山,地处一座大山山腰的一块开阔之地,前后是两片老树林,长满数以千计的百年老树,树上筑着密密麻麻的鸟巢,百鸟穿行其间,十分热闹。山脚下至西向东流淌着一条小河,整个夏天呆在这里,可以得到最好庇护。(中国散文网  www.atfreeware.com)
  
  老屋与一些人文风韵之类的事,几乎没有什么沾亲带故的地方。她的过往,如同一位农民的一生质朴无华,但这份朴实与平凡却是始终鲜艳的活在我的脑海里。我爱耀眼的繁华,正如我爱老屋的朴实一样。想起老屋的生活,那些层层叠叠的台阶是一个不能忘却的记忆。老屋的台阶,由一两米长,约合十多寸厚的青石板堆砌而成。大多横在每家每户房屋的屋檐下,有的随意穿梭在寨子中央,形成老屋的阡陌交通。百十年来,经由老屋人们足迹的反复打磨,饱经风霜,使原来凹凸不平的表面变成光溜溜的铁青色,黑黝黝地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小时候的夏天,这些台阶上是最热闹的地方。老人们席地而坐于台阶上纳凉,我们便嬉笑着凑过去听他们娓娓不倦地讲故事,或荒谬地解释一些神鬼传说之事。小时候留守在老屋的孩子很多,多得几乎可以编纂成《水浒》里的大部分英雄好汉。所有的孩子,每天从清晨到夜幕降下,摸爬滚打在台阶周围相互“鏖战”。我整个的童年,就从这些台阶上悄然爬过了。
  
  穿过老屋的台阶,上至后山下至正前方,便是那两片长满百年老树的老树林。秋天,百草凋零,落叶满地,老树下的枯枝落叶在斜阳之下,铺成一片金黄色的海!每天放学以后,我们便背着箩筐赶赴树林里扫落叶。枯枝落叶是很好的柴火,所以,我几乎是吃着老屋正前方的四颗枫树的落叶煮的饭长大的。如今,四颗枫树依旧老当益壮地矗立着,还是那么高大,那么挺拔,驻足仰望,顶端的枝头已经冲入云霄。枫树本来有五棵,另外一棵在还没我出生的时候,就被伐去建造房屋了。从多位老人那儿获悉,那棵老树原来蕴藏着一个古怪的物候之谜,至今我都无法剖析其中的缘由:从它每年发芽的状况可以预知当年的农耕气候。倘若某年树上的萌芽由树枝的顶端至下次第萌发,那么,这一年便会有洪涝之灾,如若芽由下至上萌发,则预示着这年将会遭遇旱涝灾害,如果在风调雨顺的年月,萌芽则上下齐发。每年惊蛰过后,经验丰富的老人们,便通过这棵枫树所传播的物候诀窍来安排耕种庄稼的方式。除此之外,还有一棵老树,老屋的人命其名曰:黄连树(俗称:倒夹树),黄连树树冠笔直高大,木质坚硬,其树虽不特别,却暗藏着一个更加古怪的玄机:在随机的几年里,会出现一次该树的影子,倒影在与老屋不相干的别村某家人的水缸里,倘若在别村某家水缸里发现此树的倒影,这家人在随后的几年里便会人丁兴旺,平步青云。知情的人家或许会特意做一场盛大的傩堂戏来酬谢这棵老树。后来,老树在我三岁时被老爸买下建造了另外一幢房子,甚是可惜。
  
  老屋与我有万种缱绻,而最难割舍的是山脚下的那条小河。河水至西向东蜿蜒流淌着,宛若一条远古的长龙跋涉而过所留下的痕迹。我从来不敢大言不谗地调侃老屋的河水有多么清澈见底,只知道曾多次遇到,有远道而来不会游泳的陌生人,在不明河水深浅的情况之下,跳进河中,手舞足蹈,水面直冒水花混合着撕心裂肺的惨叫。河岸的沙滩干净、明亮,可以随时席地而卧。如若蹑于其上,则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婉转而悠扬。由于自小有喜爱捉鱼的天性,所以不知道至今在这条小河里留下了多少根深蒂固的足迹。也许是抓住鱼在夜里视力不佳,游动速度减慢之由。于此,兄长发明了一种“捉夜鱼”的特殊捉鱼技巧。夏天,月黑风高的夜晚,携上一支手电筒,一把漏斗,堂而皇之的向河里走去。夜晚的鱼儿,会十分嚣张地跑到浅水区域掠食,异或浮上水面,且对手电筒光情有独钟。电筒光到处,它们如飞蛾扑火一样迎上去。这时,只需把漏斗放进水底,然后往上用力一抬,漏斗里的鱼便万劫不复了。至于水底的鱼,在夜里看起来特别笨拙,把漏斗悄无声息地放去它们的身边,竟然还是全然不知的在原地慢条斯理地游动。此时,只需用一只手轻轻一赶,鱼儿便乖乖地进入天罗地网了。此种技巧,百无闪失。所以,每次捉完鱼回家都是硕果累累。时间长了,很多人都会眼红地学着去尝试,但最终都只能是邯郸学步。这时,家兄便会以一种理直气壮的表情诡异地调侃道:“主要是要把握鱼们逃跑的方向,看清楚它们的表情,抓住它们的内心活动。”每当我和家兄一起回家捉鱼,便意味着河里的鱼将惨遭一场灭顶之灾。但通常为了整合资源,所以,从来不干生灵涂炭的事。
  
  想起老屋,似乎每件事都有特别值得去追忆的地方。因此,每件事想起至今都历历在目,那些脚步蹒跚的老人,那些甘甜可口的柿子,那些纠缠不清的“金钩钓鱼”(一种可以食用的野味,类似水果),那些眼花缭乱的洞穴,那些拐弯抹角的山路……都让人梦萦魂牵着。
  
  这些年,眼睁睁地看着老屋的几面老墙肆意坍塌,而我在那几面老墙最后的襁褓里霎时间拔地而起。我想,我这一生必定是要感谢那些破砖烂瓦的养育之恩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tfreeware.com/sanwen/97181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